igg再造大唐应有我-盛唐如松

再造大唐应有我-盛唐如松
1第一章今夕是何年
第一章今夕是何年
长安通往洛阳的古道上。初春的气候让这里不冷不热,可是李彦的心头却像是寒冬腊月,一片冰冷,他瞪着眼睛看着马车的顶棚。
事情没有发生在谁身上,都可以站着说话不腰疼。事情临到谁的头上,都会大喊倒霉。每当看那些穿越书的时候,李彦都会兴奋得热血沸腾。可是如今临到他的头上首邦育发液,让他后背一阵阵寒冷,浑身像打摆子一样发抖。
好好地自己逞什么能,让电工来不就行了?弄得自己触电。本来没电死还很高兴,可是想想现在的情况,还不如电死自己呢。
当李彦确定自己是穿越的时候,他就在想自己来到了什么时代。既然不知道什么时代,又怎么知道是穿越呢?很简单,一个二十七八岁的人突然变成一个只有几岁的小娃娃,看到的是一个穿着古代衣服的美貌女人叫自己儿子,要是还不能确定自己穿越了,那得傻到什么那程度?
李彦的恐惧一直没有消除,虽然他醒过来已经半天了,可他一直闭着眼睛装昏迷,脑袋里像开锅一样。李彦想的问题不是怎么来嘀,他在想自己怎么没嘀。
可现在想起范伟的话,李彦一点也不觉得的好笑。来到一个陌生的世界,一个有着二十七八岁年龄的灵魂,出现在一个只有几岁的儿童身上。一个不谨慎,就可能让人当妖怪给杀了。
小时候在老家可是看到过,那些给人驱鬼的把戏,太恐怖了。那还是二十一世纪的农村,虽然不知道这是什么朝代,但看看那个妇人穿的衣服,李彦可以肯定,不是那个辫子朝代,也不是明朝,更不是元朝。这几种衣服李彦全都认识,那就是宋朝以前。
隋、唐、宋,应该是这几个朝代。可到底是哪个朝代,李彦不知道。他不敢开口说话,要是一开口出来三十来岁的声音,不把别人吓死,也能把他自己吓死。
李彦努力的让自己平静下来。既然已经这样了,还是好好想想,接下来怎么办。根据自己的推算,这幅身体也就不到十岁,还很瘦弱,顶多六七岁,一看就是体质弱的那一类人。根据看到这辆马车和身上的穿戴,应该是个富贵人家。这样的身体,那一定是娇生惯养。
也对,他要不死我怎么穿越?李彦不知道这一家子打算去哪?马车已经走了半天时间。自打自己清醒之后,那个医生看过说自己没有大碍,只是身体虚弱,好好的将养,以后不要过度劳累。
李彦为什么没有苏醒,郎中也不知道。只有李彦知道,因为他一直在装昏迷。被抱上马车开始,这个车队就开始上路,到现在也没有停。
李彦不知道为什么他们都不吃饭。这辆马车很大,里面可以坐很多人。此时车内就有四个人,那个称呼自己儿子的夫人,一个像是丫鬟一样的女孩,还有一个哭着喊自己哥哥的小女孩,比自己小不多少,能有四五岁的样子。这时候依偎在母亲的怀里,瞪着吃惊的眼睛看着自己。
李彦不敢睁开眼睛,但他又急于知道周围的一切。把眼睛欠开一点缝,打量这个车里的一切。小女孩用稚嫩的声音问道:“娘亲,哥哥为什么还不醒?”
夫人叹口气,用手摸着李彦的头说道:“哥哥病了,你要听话,别吵到哥哥,哥哥好了就陪你玩。”
夫人说着话,眼里又流出泪水:“俊青,你可不能有事,今后家里就靠你了。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母亲也不能活了,李家香火断绝,我用什么脸去地下见你爹爹。”
李彦心头一震,原来自己姓李,叫俊青,还好没改姓。原来老爹去世了李存审戒子,看来是孤儿寡母。卧槽,老子不会这样命苦吧?刚刚不到十岁就要孤身奋斗?不过自己偷偷看了一下,家产还是不少的,足有十多车。没有老爹管着更好,看这个女人的样,一定很疼爱自己。
后世的时候哥是个无产阶级,就是没房子,没车子,没票子的三无人员。虽然自认才高没有八斗也有四五斗,学富没有五车也有两车半,可是没人赏识,只好混迹于公司里当个小职员。每天两点一线,剩下就是宅男生活。把自己的大好光阴都贡献给书和网络了。二十七八岁,还是光贵一条。每年十一月十一日,就是自己的节日。七月初七是自己最悲惨的时间。
既然看样是一个富贵人家,那就好好享受一下少爷的生活。不过那是以后的事,当前主要是弄明白自己来到什么时代。
最好是大唐盛世,或者是北宋时间,那样自己就可以好好享受一番,也不亏自己穿越一回。什么拯救天下黎民,为国家民族做贡献,自己也没那能耐。虽然掌握后世先进思想,可这是古代,还不知道是什么时间。
李彦只顾着想问题了,忘记自己睁开了眼睛,被小女孩看到。高兴的拉着母亲的手:“哥哥,哥哥醒了。”
母亲吃了一惊,看到李彦正瞪着一双大眼睛茫然的看着自己,一下爬过来抱起李彦:“俊青,青儿,你可醒了,吓死为娘了。”
被一个陌生的女人搂在怀里,年龄也不大,只有不到三十岁的样子,让李彦心里产生异样的感觉。但那浓浓的关心,那一份爱护让李彦从心里感动。
当他长大之后离开家,走进中学以后,再没有被母亲搂在怀里的时候。没有这种感觉太久了,让他几乎忘记这种感觉。
虽然不能趴在母亲怀里,但总还能看到,可如今想看到也不可能了。想想每次自己离开家的时候,母亲都会送出很远,虽然知道自己每个星期都会回家,最长也就一个月时间,可母亲都会送他到车站。
子欲孝而亲不在,这是何等后悔的事。对李彦来说不是亲不在,是自己不在了。想想那一世,当母亲知道自己触电身亡的时候,是什么心情。
李彦悲从中来,仿佛搂着自己的就是他母亲一样。嘴里喊道:“娘,我对不起你,孩儿不孝啊!”
李彦根本没有注意自己的声音是那样的幼小,并不是他担心那样,是一个成年男子的声音。这是李彦对后世母亲的真诚道歉,感情是真挚的,让搂着李彦的夫人身心一阵颤抖。
她知道儿子懂事,小小年纪体弱多病,又承受了丧父之痛,这一声不孝让她感动。赶紧说道:“你有病,怎么能怪你呢?好好养身体。只要你能健康成长河田雅史,母亲死而无憾。”
李彦心头大震,这不是自己的母亲,但一样关心自己。知道自己的声音没有问题,放下心来。可是想想自己再也回不去了,母亲怎么办呢?悲从中来,哭得特别伤心。
李彦现在这个母亲,可不知道为什么,也许儿子压抑太久,一直处在悲伤之中,发泄一下也好。拍着他的后背说道:“青儿不要太难过,回到乡下,好好读书,将来考上进士,不但能光耀门庭,你父亲在九泉之下也会高兴的。”
既然敢说话了,李彦也就问出心里最想知道的问题:“母……母亲,现在是什么时间?”
他叫母亲还有些不顺嘴,毕竟李彦的灵魂年龄和这个夫人差不多。可他也不能不叫,担心让人家给当妖怪杀了。夫人说道:“未时吧,别着急,眼看快到了。到家我们再吃饭,忍一忍。”
李彦一阵郁闷,他问的是哪一年,可夫人说是未时,他其实也不知道未时是几点钟。母亲看他皱眉头赶紧说道:“你别不高兴嘛,小翠,给少爷拿点心来。
一直静静看着李彦的那个小丫鬟年纪也不大,只有十四五岁的样子,赶紧在车边上拿过一个木盒打开。其实李彦真的很饿,可他更关心自己想知道的问题,但却不知道怎么问。
看到小妹妹眼馋的盯着点心盒子,伸手拿起一块点心说道:“给你,吃吧。”
小女孩接过来说道:“谢谢哥哥。”
李彦笑笑全能神偷,小女孩很可爱,是自己的妹妹。虽然两人差距大,可认个妹妹到是很让人高兴的事。把点心匣子推过去说道:“给你,慢点吃,别噎着。”
李彦看到母亲脸上露出一丝笑容,也因为小女孩的原因,心情放松一点。他灵机一动,想起一个才穿越者最常见的问题,特意皱着眉头说道:“母亲,我怎么有好多事情都想不起来了?”、
母亲吓一跳,赶紧摸着他的头说道:“青儿,你怎样?有什么问题吗?”
看到母亲着急担心的样,李彦有些不好意思。但他为了掩盖穿越的事情,只好继续装下去:“我没事,只是有些事情好像想不起来,脑袋不好使。”
母亲赶紧说道:“那你赶紧躺下,眼看就快到了。坚持一下,到地方我给你找郎中看看。医生说你高烧,不是烧坏脑子了吧?”
想到自己孤儿寡母,全都指望这个儿子了。虽然现在天下动荡,可是一旦天下安定,皇上就会开科取士。加上自己家也算是有点根基,儿子将来入朝为官应该没有问题。要是脑袋坏了,那以后可就没有指望了。脸色当时变得苍白,泪如雨下。
看到夫人这样伤心,李彦觉得自己不应该。只好赶紧说道:“我没事,你看我什么都好好的,只是有点记不起来以前的事,放心没事。”
看李彦说话一点也没事,杨氏还是怀疑的看着他。一边的丫鬟小翠说道:“夫人别担心,那个郎中不是说了吗?少爷只是发烧,暂时会有些糊涂,过一段时间就会好的。”
一听这个小丫鬟帮着自己撒谎,李彦立即对她感激万分,小丫头,哥爱死你了。以后一定对你好一点。连连点头:“对对,你们告诉我一些,我不就知道了吗?慢慢的联想起来就会恢复记忆。”
杨氏是李彦母亲的娘家姓氏,也算是名门大族,只是庶出的女儿,不受家族重视,才随便给嫁到李家,李彦父亲也就是一个一般的官员。杨氏还是有头脑的,发现儿子好像变了。原来一天也说不了几句话,对什么人都很冷淡。丈夫一辈子当一个有职无权的小官,在杨家这样的大家族面前没什么地位,很希望自己的儿子有出息。每天读书写字的李俊青像个书呆子一样,根本没有同龄小孩的样。
可今天说话没有那样咬文嚼字,也很随意。和自己很亲近,特别是对待妹妹,根本就是前后两个人。
女孩没用,家里就他一个儿子,当然什么都依着他。儿子平时也不是很喜欢这个妹妹,弄得杨氏心里很不得劲。可老爷重视这个儿子,杨氏也很疼他,养成了李俊青有些高傲霸道的性格。
虽然儿子变了,可让杨氏心里高兴。老爷辞世,只是留下这一双儿女。自己还不到三十岁,这一生就指望他们了。听到李彦的话,点点头说:“也对,你想知道什么?我告诉你。”
李彦可不想问母亲什么,要是问父亲叫什么,母亲姓什么,那还不出假了?李彦现在可是非常害怕的。看到那个小妹妹好像很聪明,其他问题以后找机会问她。还有那个小丫鬟,也是岁数小的好糊弄。他现在只是想知道这是什么时间,自己到底穿越到什么朝代来了。
有些迟疑的问道:“我问的现在是什么年代。”
杨氏笑了:“你这孩子,我还以为你问什么天色呢。今天是大业十二年三月十二日。”
“大业十二年?”李彦一下还真的没想起谁的纪年是叫大业。不解的问道:“皇上是谁?叫什么名字?”
“当今圣上是大隋炀帝……”杨氏一下停住没有说皇帝的名字,皇上的名字哪是随便说的。
李彦心头大震,脸色一下变得苍白,咣当倒在车上:“隋朝,隋炀帝杨广?完啦!”
杨氏不知道儿子为什么听到皇上的名字变成这样。李彦的历史不是太好,他也不是研究历史的,但他看的书多, 也很杂。隋炀帝是历史上有争议的皇帝,功过相抵各占一半,也算是历史上很有名的皇帝,李彦还是知道的。
杨氏赶紧摸着李彦的头问道:“青儿,青儿,你没事吧?”
李彦勉强挤出一个笑容:“我没事。只是要想想事情。”
杨氏不知道儿子这是怎么了,两眼发呆的看着车顶。嘴里念叨着:“大业十二年,大业十二年,还有不到两年,还有……天下大乱啊,哪里有安全的地方呢?”
杨氏不知道儿子这是怎么了,担心的又哭起来。轻声的说道:“不要担心,你父亲说过,那些乱臣贼子是成不了事的。我们回到乡下,应该没事。有母亲在,一定能保护你们兄妹的。”
李彦根本就不相信,这时候隋炀帝应该不在洛阳,他应该在江都。大业七开始天下大乱,这时已经是大业十二年,瓦岗山李密姚珠龙,河间窦建德,江南杜伏威,王世充,据说是十八路反王起来造反。“兴,百姓苦,亡,百姓苦。”自己现在可是百姓。
其实李彦还是不了解历史,隋炀帝是最后一年多才去的江都,再也没有回来,这个时候他还在洛阳。此时李彦不知道要去哪里,也不知道在什么地方来的。为什么要搬家,他也不知道。
还以为是一个清平盛世,自己也算是官宦之家,虽然老爹死了,已经不是官员,可看到薄有家资,自己生活还是不成问题的。看来自己的愿望要落空。
不行,自己要好好想想。也许真像这个母亲说的,虽然是乱世,但咱一个小老百姓,又不参与造反,应该没什么事。既然自己知道都是什么人,只要李二不出来,不管是谁,都跟老子没关系。
李彦不再害怕,开始静静地想这个时期的历史人物。虽然这是乱世,但这也是一个英雄辈出,豪杰遍地的时代。隋唐演义中的那些人物,可是领导一个时代。要是有机会,自己也能见到这些风云人物,上天待我还是不错啊?
思前想后,李彦觉得没什么,只要自己不参与就行。等到了地方,了解一下是什么地方。以自己那点历史知识就能知道这地方是谁的地盘。最好是山西太原,那样自己早点抱上李二的大腿,也可以享受一下小资的生活。
看这个身体也就不到十岁,好像贞观元年是627年。今天是大业十二年,那就是616年,那时候自己还不到二十多岁。泡个美眉,挣点小钱,享受贞观之治的幸福生活。
李彦越想越美,脸上露出笑容。杨氏不知道儿子怎么回事,刚才还脸色苍白,这一会儿又面带微笑。想来是他回想起什么,所以高兴了吧?儿子高兴自己也就高兴。
李彦光顾着想好事了,心情一放松,困意上来,不知不觉的睡着了。当听到有人叫他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是丫鬟小翠叫他的:“少爷,醒醒,到家了。”2第二章 新家第一夜
第二章 新家第一夜
李彦爬起来准备下车。因为他有病,母亲让小丫鬟扶着李彦,她抱着女儿。李彦不想让小翠扶着自己,虽然小丫头长得眉清目秀,可是太小了。李彦可不是萝莉控,还是喜欢比较成熟的女人。
不过看看自己的小身体,叹口气,想泡美眉最少也得十年以后。站起来才知道,这个李俊青可不是一般的体质弱,感到两腿发软,只好让小翠扶着自己。
小丫头身上有一股清香,不是香水的味道,应该是少女的体香吧?很好闻,李彦就使劲抽几下鼻子。
小翠看看李彦,脸上露出一丝笑容。李彦心里一阵得意。现在自己可是一个小孩,干什么都没有问题,看来年纪小也能占便宜。小丫头年纪不大,身材可是不错,发育很是成熟,李彦故意靠在她身上。
走了几步,李彦不再享受少女的服侍,他开始打量眼前这个家。今后自己可就要生活在这里,后世那个租来的斗室,已经与自己永远告别了。
天黑了,四周黑漆漆的什么也看不见,这个时代哪来的路灯,只有门前迎接的人提着两盏灯笼,照着眼前的道路。影影焯焯的看到有不少人,李彦心里很高兴。大家族啊!今后自己也是少爷了。果然,迎接自己的人连连说着:“拜见夫人、少爷、小娘子。”
李彦尽力把身子挺直一些,今后自己怎么也是少爷,这在后世可是想都不要想的。就算你是官二代,富二代,也不会有人叫你少爷,就算是叫那也是讽刺。李彦极力让自己有点威严,穿过前院的道路,进入一个还算宽大的大厅。里面点着蜡烛,显得明亮很多。
李彦坐在母亲身边,母亲怀里抱着小妹。丫鬟小翠站到身后,真是有规矩。李彦也不自觉的坐直身在,想有些威严,可他又矮又小。再说怎么跟日本人一样,跪坐着啊,这样一会儿不就腿麻了吗?可是为了显示自己少爷的风范,李彦尽力忍着。
在自己和母亲面前站着不少人,能有十几个嘟嘟牛管家。其中一个五十来岁的人微微弓着身子说道:“夫人3u8950,这是庄子上这几年的账簿,你是不是看一下?”
杨氏脸上带着笑容说道:“算了,走了两天的路,很累,以后有时间再看吧。安排少爷和小娘子休息,你们也都回去安歇吧,有事明天再说。”
“是的,夫人”|这个老者答应道。杨氏对李彦说道:“青儿,这是李家山庄管事李叔,还记得吧?替你父亲管理山庄的家业。”
这个老者能有五十多岁,可能以前的李俊青见过,李彦哪知道,也就说道:“李叔好。”
老者连忙说道:“少爷可千万别这样叫,老奴担不起,叫老奴的名字就可以了。小人叫李福。”
李彦想笑,古代这些官家,下人不是叫什么福,就是叫什么贵,要不就是财,还真是这么回事。他什么都不知道,也不懂这时候的规矩,不敢乱说话,也就一笑没有说什么。李福见过李彦,那是前年少爷随老爷回庄子检查,少爷身体不好,igg也很高傲。可能年纪小,这回礼貌多了,也许是老爷亡故的原因。
这些人都下去了,家主母说明天再说,当然这些人都出去,把车子上的东西搬下来送到库房,给李彦收拾房间。李福进来说道:“夫人,舅老爷人说明天过来,大老爷也说明天过来。你看老爷不在了,少爷要读书,是不是住在老爷的那个房间呢?”
杨氏是了解这里的,这只是家里的老宅子,是老爷没有当官进京以前的家里,根本没有什么少爷小娘子的单独地方,也没想过年纪根本不大的李傕会死。点点头说道:“就让少爷住在后院老爷的房间里吧,以后他就是一家之主。锦儿太小,就和小翠跟我住在一起。你去安排饭食吧。”
夫人虽然说以后少爷是一家之主,可李福明白,家里还是夫人说了算,一个不到七岁的孩子能管什么,点头答应。
李彦本来饿够呛,以为这样的家庭,一定有什么好吃的,可是端上来的饭菜让李彦几乎咽不下去。这都是什么猪食啊?可是看到妹妹和母亲都在吃,李彦咬着牙吃了半块硬邦邦的面饼。那些菜就跟白水煮的一样,连一点肉都没有。这也是官宦人家?那穷人怎么生活?李彦隐隐约约感到有些不对,自己是不是估计错了。
杨氏也许真的累了,很快就休息去了。李彦被管家带倒后面一栋房子里。这是一个还算不错的独立房子,中间是会客厅,左右两间房,一个是卧室,一个是书房。
李彦也许是在车上睡足了,一点困的意思也没有。再说后世谁这时候睡觉啊?此时也就是六七点钟的时候。
李彦打发走管家,开始检查这个房子。建筑还算不错,可是天黑加上油灯,什么也看不清。不过书房里有不少书,对于爱好看书的李彦来说可是不错。
但是拿下这些书之后,李彦十分郁闷,全都是繁体字,还都是文言文,晦涩难懂,根本不知道说的什么,只好放下来,以后慢慢研究。
对于看了不少书的李彦还是知道的,这是隋朝末年,读书人不多,大部分都被世家大族垄断,有些学问还是很有地位的。学问自己不缺,好赖也是三流大学的毕业生,但这些文言文可就要命了。关中口音已经很难懂了,再说点之乎者也,自己无疑在听外语。
要是外语还就好了,毕竟自己知道一点。不过自己知道的英语好像也没什么用,美洲现在还没人呢,欧洲的人估计还穿着草裙拿着木棍在树林里饮毛茹血呢。
李彦想坐下,可是看看那个矮凳,据说叫胡凳,也就是一个木板子而已,那简直就是遭罪。李彦回到卧室,倒在床上,看着油灯一闪一闪的。他终于静下来,要好好想想。
从打他知道穿越,知道这是大业十二年,脑袋里就是乱糟糟的。有母亲和小妹看着,李彦很难静下来。如今万籁俱寂,什么声音也没有,李岩开始想所有的问题。想即将到来的乱世,想自己如何保命。他想最多的是原来的世界,想母亲,想姐姐,想自己不多的朋友。如今都永别了,他们知道自己回到了一千四百多年以前吗?
越想越伤心,虽然他变成几岁的儿童,但情感是二十七八岁徐钰涵,心理年龄是成熟的。即使如此,还是让他哭了很长时间。直到他哭累了,才冷静下来。
那一世母亲总是说,好好活着,做一个有情有义的好孩子,就是最大的孝心。他在心里默默的答应母亲,自己一定会好好活着,在一千多年以前祝福母亲。
这样答应母亲后,李彦感到安心一些。既然想好好活着,他开始想这个世界的事。可自己什么都不了解,又只有不到十岁。能干什么?也不会有人相信自己。
李彦觉得,这个身体太糟了,走路都得让人扶着,想好好生活就要有个好身体。伟大领袖不是说的吗:“身体是革命的本钱。”看来自己明天开始要好好锻炼,让身体好起来,然后才能当一个少爷,过一个隋唐时期的少爷生活。
想明白这些,李彦安心了,也许是刚才哭得很累,李彦终于沉沉睡过去。
“哥哥,你好懒哦”锦儿在外面跑进来。看着李彦嘲笑他:“锦儿都起来来,你还不起来读书?”
看到长相漂亮的小女孩,让李彦想起姐姐家的孩子,自己可是很喜欢的。一把拽过来李锦儿,把他拽上 床挠她的痒痒,逗得锦儿一阵的大笑。
兄妹俩在床上闹了很长时间,最后是李彦先不行了,这让他一阵郁闷,这都是什么身体。这位兄弟原来是大家闺秀吗?百无一用是书生,看来自己得好好锻炼。
想到这,孟猛然想来:“锦儿,哥哥问你点事,能告诉我吗?”
锦儿从来没有和哥哥这样过,平时哥哥就知道读书,自己一靠近就会被训斥,可父母总是向着哥哥。今天哥哥很好,还和自己玩。郑重的点头,小脸严肃地说道:“能,你问什么?”
李彦不知道这么小的孩子能知道什么,就问些简单的问题:“母亲姓什么?叫什么名?父亲又叫什么名?”
李锦儿歪着头看看哥哥,好半天说道:“你还没好吗?什么都不知道,真可怜。”
看到她发愣,还以为她不知道呢,原来是笑话自己,立即举着手说:“快说,要不再痒痒你。”
锦儿娇笑着依偎在李彦怀里说道:“好哥哥,锦儿不敢了。我告诉你,母亲姓杨,没有名字。父亲叫李傕,字子洲。”
李彦很吃惊,好聪明的小女孩。好奇的问道:“你几岁了?”
李锦儿说道:“我五岁了,比哥哥小一岁,再有一年就追上哥哥了。”
李彦笑了,到底是小孩,能追上自己吗?不过让他很吃惊,还以为自己十几岁呢,原来只有六岁。一个快三十岁的人,逗一个这么小的小孩玩,陈艳茜让他很是高兴。
本来李彦不指望锦儿能知道什么,可她小小年纪知道的却不少。李彦知道了很多他不知道的事,有些锦儿也不知道,看来只有以后问小翠了。
李彦要出去游览一下这个新家。昨天是黑夜,自己什么也没看清。今天要好好熟悉一下,这怎么说也是自己的家。
刚刚洗完脸,还没等找到刷牙的东西,小翠在外面进来,脸色不是太好看:“少爷,舅老爷和大爷来了,夫人让你去前厅。”
在锦儿嘴里已经知道,舅老爷是母亲的哥哥,大爷是父亲的哥哥。今天过来也是人之常情,毕竟自己父亲死了,全家回到老家,都是亲属,过来看看是人之常情。
李彦毕竟不是真的六岁,看到小翠的脸色问道:“发生什么事了?”
小翠张张嘴,但是没有说出来。停顿一下说道:“舅老爷脾气不好,你小心些,要不让夫人难做,快点去吧。”
李彦没有动,他的头脑当然不是白给的,后世自己也算是快而立之年。在公司里面尔虞我诈,什么事情没见过亚古丁。但是没有问什么,而是拉着锦儿和小翠一起来到前厅。3第三章 比比谁更坏
第三章 比比谁更坏
李彦刚走到门外,突然听到杨氏的哭声,让李彦一下停住脚步。正在这时候,里面传出一个中气十足的声音:“弟妹,你要想清楚,那可是五十贯,你不卖了那块地,用什么还钱?现在天下大乱,土地根本不值钱。要不是看在我死去的弟弟份上,给我都不要。”
这不用看都知道是李彦的大伯李泉,原来是逼债的。李彦没动,只听杨氏低声说道:“大哥,我们的情况你也知道,现在上哪去弄五十贯钱?那块地是我们娘仨一家子活命的地,其他的是职分田,是要交回的。要是卖了我们怎么活?请大哥宽限一段时间,我想办法还上。我还有些首饰,我卖了还你钱,土地不能卖。”
另一个嚣张的声音传出来:“妹妹,这你就不对了。你的首饰都是家里陪送的嫁妆,李傕有什么?不就是一个穷书生。本来看他还有点出息,才同意你嫁给他。可他竟然参与谋反,这是诛九族的大罪,你们能活命已经不错了。因为你们的事,家族受到牵连,没少花钱。你要是卖首饰,也得把钱给娘家,怎么可以还外债呢?”
大伯李泉冷笑着说道:“弟妹,怎么样?没钱吧?还是用地还账把?要是不答应,我可来人搬东西了,这些家具还能值点钱。”
李彦的脸色越来越难看,虽然他和杨氏没什么感情,可名义上这是自己的家,自己还得叫一声母亲。即使没有任何关系,这样落井下石,登门逼债也没看到过。一个是娘家哥哥,一个是大伯哥,怎么都是这样的人呢?他刚要抬腿进去,被小翠拉住,紧着冲他摇头。因为李彦的眼里全是愤怒,脸色已经铁青。
正在这时候,杨氏哭着说道:“大哥,李傕没有参与造反,那可是诛九族的大罪。要是参与了我们还能活着吗?杨玄感是杨家的人,李傕是受我的牵连,因为我是杨家的人。当今圣上都确认夫君是冤枉的,已经释放没事了,只是夫君身体不好才去世的。我们孤儿寡母,你就可怜可怜我们,放过我们,妹妹求你了。俊青还小,将来他有了出息,不会忘记你们的。”
杨忠贤冷笑道:“算了吧,妹妹。就你儿子那体格,说不上哪天就去见他爹了。到时候还不是人才两空?你已经被逐出家门,不再是杨家的人。我们可不想和朝廷钦犯有来往,这是族长确定的。所以娘家陪送的嫁妆必须退回来。你那儿子指不上。”
李彦真的受不了了,一下挣脱小翠对手,一边迈着小短腿走进厅堂,一边说道:“狗眼看人低。你太小瞧人了,现在从我家滚出去,否则我放狗咬人。”
李彦的话当然是骂杨忠贤的,他看到李彦在外面进来,但绝对想不到李彦会骂他。不管怎么说也是他的长辈,书礼传家的李傕,有小书呆子之称的李俊青,怎么可能骂人?当时愣住了。好半天才反应过来:“小王八蛋,真是没有教养,竟敢骂你舅舅。我看你是想被族规处罚,不想活了。”
杨氏吓得给哥哥跪下,杨家是名门望族,规矩森严。要是辱骂长辈,那可是大逆不道,是要被乱棍打死的。赶紧说道:“青儿,怎么可以对舅父无礼,赶紧赔罪。”
李彦一阵郁闷,这个小母亲怎么这样胆小。走过去扶起杨氏说道:“母亲,父亲不在了,我是长子,是一家之主。李家还有男人,这里我说了算。”
杨氏被李彦说的愣住了,她只是知道儿子身体不好,一心读书,什么都不懂。今天这是怎么了?不过儿子说的对,他是一家之主。虽然他还没有成年,按着大隋法律,执掌家业是没有年龄限制的。即使世袭爵位也不用考虑年龄,父亲不在了,确实是俊青说了算。可怎么惹得起娘家哥哥和大伯哥啊马元贽?还没等杨氏说话。
一边的李泉说道:“李俊青,你很有胆量,可是你欠的钱总得还吧?你们谁说了算我管不着,但是钱得还。我还担心找不到人呢,既然你出头,那么就还钱。”
李彦生怕杨氏再说话,把她推到后面,站到李泉面前:“你是我父亲的哥哥,确是这样无情无义的人,落井下石欺负孤儿寡母,真是良心让狗吃了。”
这时代的人,讲的是礼仪和口德,一般不会出口伤人。可李彦不是,逞口舌之利,根本就没什么顾忌。要不是刚刚到这里,什么都不熟悉。李彦也不是连起码道德都没有的人,否则他早就破口大骂了。
但是讲究积口德,不伤人的时代,李彦这样的话也已经算是很过火的。李泉绝对想不到,自己可是长辈,就算是李傕在世,长兄如父,也不敢这样对自己。本来在软榻上坐着,气得一下跳起来:“小子,反了你,我是你大伯,是你的长辈。你这样骂我,我打死你。”说着举起手来。
杨氏可是吓坏了,一下拦在李泉面前:“大哥,孩子小不懂事。你不要怪他,你要是出气就打我,是我管教无方。”
本来李彦对这个母亲没什么感情,可这几句话让他感动。记得后世自己小时候惹祸,父亲打他,也是母亲护着。父亲打到母亲身上,让母亲好几天不敢动弹。
那一天李彦发誓,谁也不许动母亲一个手指头,否则他会拼命。那一刻母亲深深印在他的心里,如今杨氏又是这样,感动了李彦,他的心里已经开始多少接受这个母亲。
李泉是大伯哥,他是不会动手打兄弟媳妇的,那会说不清楚,这是礼教大防。当时让开杨氏:“李俊青,你父亲不在,我要替他管教你。今天你要是不认错,我打死你,李家没有你这样的不孝子孙。”
李彦在后世也不是没有教养的人,尊老爱幼的传统美德还是有的,可李泉和杨忠贤的无耻终于把他惹炸了。这样一点亲情没有,眼力只有金钱的人,凭什么管自己?口口声声自己不孝,可他应该有长辈的德行。加上突然穿越让他心里也极为激动和不平静。大喝一声:“慢着。”
李彦这一声很有威严,根本不像一个八九岁孩子喊出来的。李泉微微一愣,手停在半空中。
李彦没有躲,而是勇敢的站在李泉面前,冷着脸说道:“你有什么资格教训我?长辈要想让小辈尊敬,就要有长辈的品德。你有吗?欺负孤儿寡母,上门逼债,就算街坊邻居也不会这样无情。你想借着债务侵吞我家的田地,你简直是狼心狗肺,丧心病狂,毫无人性。就你这样的人也配谈不孝?真是不嫌丢人。想教训我你得有那个德行,因为你不配。”
李彦的声音有些稚嫩,但吐字清楚,一口的官话,不是这里很难懂的关中口音。说的李泉目瞪口呆,面红耳赤,哑口无言,举着的手一时放不下来。
自己什么心思他自己明白,理亏的他找不到理由反驳,差点没气晕过去。一边的杨忠贤可是非常得意,李家和杨家不是一个村子的,但整个弘农郡杨家都是同气连枝,也是一个家族的,都是本宗子弟。
李家是外姓,也是小家族,当然不是有几百年历史的世家能瞧起的。杨家是要扩展势力,必须连系有实力的家族。李家还算是有点财力,特别是皇上改革选官制度,改九品中正制为科举制。
李家的老二李傕很有才学,有希望入仕当官。杨家虽然把庶出的女儿嫁给李傕,但从骨子里是瞧不起李家这样的出身。如今李傕以死,当然不想管杨氏的事。
李家逼债才好呢,妹妹还不到三十,长得又十分漂亮,只有一个儿子。杨忠贤正在考虑让妹妹改嫁,不但能得到聘礼,还能再联上一家有实力的家族。
就是有这样的心思,才面对李家逼债不管,还要收回陪嫁的嫁妆。李彦可不知道他这些花花肠子,但他有些明白了,自己还想当少爷?家里连五十贯都拿不出来,根本就是没钱的人。
李彦不知道五十贯是多少,按着古代的铜钱,一贯是一千文,那就是十块钱。五十贯就是五百块,这样有下人,有管家,有丫鬟,连五百块都拿不出,实在太穷了。
李彦哪知道他这样的算法不对,让他十分担心。难怪吃的那么差,原来也是穷人。自己虽然不知道是多少土地,可那是自己生存的本钱,哪能让人夺走。
后世的话:“什么都可以提,但是不要提钱。动我什么都行,就是不能动我的钱,谈钱伤感情,没钱没感情”
一个这样思想的李彦,想动他的钱,那真是纳命来。让李泉呆若木鸡,回头对杨忠贤说道:“你是谁?请你离开李家,我们不欢迎陌生人。”
杨忠贤愣住了,李俊青不认识自己吗?回头对杨氏说道:“妹妹这是什么意思?难道你不承认是杨家的人?”
杨氏已经让李彦给弄得大脑当机,根本不知道儿子小小年纪跟谁学的。老爷根本不可能教他这些,言语刻薄又这样没有教养。但儿子弱小的年龄就顶起这个家,让她心酸的同时也感到欣慰。听到杨忠贤的问话了,一时不知道怎么回答。
李彦根本就不管这些,他今天已经受够了,他妈的没有这样欺负人的。对着杨忠贤说道:“我刚才听你说杨家已经把我母亲逐出家门,已经不是杨家的人。这时候怎么又问我母亲?再说嫁鸡随鸡嫁狗随狗,我母亲嫁入李家就是李家的人,怎么可能再是杨家的人?我父亲去世,不代表李家没人,有什么和我说。”
“好好,没想到李傕竟然有这样一个牙尖嘴利的儿子。”杨忠贤被说的沿口无言,恶狠狠的说:“好,杨家不承认你的身份,把杨家的陪嫁退回来,以后我们互不相认。”
杨氏着急了,要是这样,大伯的钱怎么还,没有土地怎么活着?着急的说道:“大哥,我……”
李彦摆手止住母亲的话说道:“什么嫁妆?我母亲当时出嫁,好像什么嫁妆也没有。这些东西都是我父亲买的,你说有拿出字据,没有你赶紧走。我要不报官,说你擅闯民宅,威胁恐吓。”
李彦也不懂大隋法律,这是后世的法律,直接说出来。可杨忠贤也不懂,李家是官宦当然懂法律,一时不敢造次。李彦得理不让人:“你说的嫁妆有什么证据?有收条吗?没有赶紧滚,少爷没时间搭理你,本少爷还有事。”
杨忠贤差点没气得背过气去,陪嫁的东西要收条,没见过这样不讲理的。可是他还真没碰上这样的事,不知道说什么。用手指着李彦说道:“好、好,你有种复乐班,以后走着瞧。”说完甩手离开。
李彦可不管他,哼,和我斗,少爷比你多出一千多年知识,怕你?转脸对着李泉说道:“现在轮到你了。”4第四章 要命一条
第四章 要命一条
李泉吓一跳,看着李彦说自己,竟然有些不知所措。他猛然觉得不对,自己怎么能怕一个孩子?何况还是自己的亲侄子。别说他们家现在落魄,就算是弟弟在世,自己是他大哥,也不用害怕。
反应过来的李泉站直身子,冷着脸骄傲的说道:“怎么?想和我来这一套?你还嫩点。李俊青,我知道你能言善辩,杨家的嫁妆确实没有收条。可是我有借据,白纸黑字写的清楚,你想赖也赖不掉。要不我就报官,欠债还钱是开皇律制定的,就是你们懂法律所以更没辙。”
他说这些话的时候,满脸的得意,完全没有面对一个六七岁孩子的感觉。李彦没想到还真有借据,他确实这样打算的,亲戚礼道的,一般借钱是不会有借据的。可这个大伯还真是小心。
李彦不是无赖,虽然钱是父亲借的,可让他瞪着眼睛赖账,还真有些做不到。看到李泉嚣张的样子就是一阵来气,难道真的让母亲卖掉首饰还账,李彦有些不忍心。自己是男子汉,挣钱养家他不觉得什么,可也得给自己时间。昨天刚刚成为大隋朝的人,本来还想过上少爷的生活,却原来是穷光蛋。
这没什么,后世自己也不是有钱人,自给自足还是没有问题的。李彦是骄傲的,可他需要时间想办法。平静一下心情说道:“那好吧,既然有欠据,你给我一年时间,到时候我会把钱还给你。我们也跑不了,要是跑了,有土地顶账。”
杨氏松口气彭泽莉娜,她已经有些害怕了,这个儿子变得她有些不认识。是自己平时没有注意?还是儿子平时装的?虽然逼走了自己哥哥,可儿子这样的手段有些不正确宥溪。这不是无赖吗?李家虽然不是什么名门望族,可也是书香门第。做人最重要的是正直诚信,谦恭有礼。要是自己的儿子成为无赖,那怎么对得起死去的丈夫。
看到儿子承认欠钱,又说一年时间还上,也算是有理有据,松了口气。李泉可不是这样想的,李家的土地是整个灵口村最好的。还不是因为李傕是做官的,村正杨文轩是杨家人,当然溜须李傕。
李泉惦记那块地很长时间了,虽然河南河北山东匪患严重,可关中地区是京师所在地,虽然皇上迁都洛阳,但长安还是陪都。这里匪患还是不严重的,但粮食价格飞涨,有好土地就能发财。
李傕死了,只剩下孤儿寡母。杨氏出名的老实,又不受杨家待见,是庶出的女子,又是旁支叩朱门,当然没问题。所以借着欠钱这件事,想得到这块田地。
没想到却碰上李彦这个人,一个六岁的儿童,又懂什么,可是牙尖嘴利,居然说得杨家的大少爷理屈词穷,灰溜溜的离开。
这时候李彦说好听的哪行,要是一年时间真的还上钱怎么办?摇头说道:“那是你父亲摊上官司借的。我们家也没钱,世道不好,根本生活不下去,等着这个钱救急。一年可不行,必须马上还钱,要不就用土地顶账。”
李彦明白了,母亲坚决不同意给土地,那一定是命根子。李泉不要钱,坚决逼迫要土地,看来土地更值钱。虽然自己自认没有土地也饿不死,可越是这样,自己越不能答应。
杨氏心里明白,所以说道:“大伯,你宽限几日,我把首饰卖掉,就还你钱,土地不能卖。”
“好,别说我不仁不义,给你三天时间,还不上钱就给土地。”李泉故意大方的说道。
杨氏一听就急了:“大伯,三天太紧了,我刚回来,什么都没准备。眼看春耕了,十天怎么样?十天我一定给你。”
李泉根本就不是要那些钱,五十贯他还不缺。他的目标是那些土地,当然不会让时间。摇头说道:“不行,三天就三天,差一天也不行,否则我们就见官。”
李彦的火腾一下就上来了,还没见过这样的。看到李泉这样不通用情理,一点同情心也没有。后世之人在很多道德方面可不像古人那么想。
按着这个时代来衡量,后世的正人君子,放到古代也是卑鄙小人。何况李彦这样算不上品德高尚的年轻人。
奉行的是以牙还牙,恶人自有恶人魔,你不仁我就不义。既然李泉这样,那就不要怪罪自己了。李彦用手势止住杨氏,对李泉说道:“你总是说欠你钱,谁跟你借的钱?在哪借的,我们怎么不知道?”
李泉已经让李彦吓到,可是很谨慎的,立即说道:“这是你父亲上我家里求我才借的,你和你母亲在长安,当然不知道。不过你父亲有亲笔借据,可以鉴定,你赖不掉的。父债子还天经地义。”
李彦点头说道:“借据呢?拿来我看看,怎么知道真假?是不是五十贯,别糊弄我们?”
李泉在怀里拿出一张纸,递给李彦说道:“你看,听说你也读书写字,你父亲的字应该认识吧?”
李彦接过来,其实他哪认识,故意皱着眉头观看。一边看一边好像看不清一样走到窗前。李泉根本没想到李彦有诈,有些鄙视的看着李彦。
突然李彦把这张不大的纸塞到嘴里,三下五除二咽到肚子里。这个破纸很粗糙,还真是难以下咽,他又小,把他差点卡得背过气去,好半天才缓过来。
李泉一时间没有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李彦。李彦缓过气来,冷笑着问道:“借据呢?
李泉一下反应过来,当时气得暴跳如雷,一下掐住李彦的脖子:“小王八蛋,你这样无耻,我掐死你。”
李彦只有六岁,就算个子高点也不是对手,怎么用力也掰不开那双有力的手,脸色一下变得发红。李福听到夫人的惊叫,赶紧跑进来,看到这个情况,立即上去掰开李泉的手。李福常年干活,当然十分有力气,一下把李泉的手掰开。
李彦好不容易缓过一口气,差点没给掐死。杨氏本来十分气愤儿子这样的行为,但到底是自己的儿子。吓得爬过来抱着坐到地上的李彦,哭着喊道:“傻孩子,你这是干什么?你不要命了吗?你要是有个三长两短,我怎么对得起你爹啊?”
李彦好半天才缓过来,对杨氏说道:“我没事,那是你的首饰,我不会让你卖的。要钱没有,要命一条。他杀了我自己也得坐牢,看看谁合适。”
“你……”杨氏真的气急了,他怎么也想不到儿子竟然变成这样,抬手就是一个嘴巴子。李彦被打得愣住了,他这是维护母亲,虽然他心里不想承认这个母亲,可还是要维护的,但是没想到却被打。
看到李泉,火一下更大了,这个王八蛋因为五十贯钱想掐死自己,弄得杨氏打自己。一把推开杨氏:“李泉,拿出欠据,我就还你钱,给你土地也可以,没有你马上滚。否则我告你敲诈和诬陷,告你谋杀。”
看着李彦有些狰狞的脸,嘴角还有杨氏打他流下的血。李泉没来由的一阵胆寒。这个侄子太可恶了,也没想到这样凶狠,他还真的有些害怕。
因为五十贯钱亲手杀死自己的侄子,就算是官府不治自己得罪,以后也不用做人了。可是想想那是五十贯,心疼的直出汗。恶狠狠的说道:“行,算你狠。我看着你们能过到什么程度,以后走着瞧。”
李泉走了,李彦这个身体本来就弱,这一折腾,被李泉差点掐死,再被杨氏打了一个嘴巴子,看到李泉走了,心里那股气一泄,眼前一黑又晕了过去。
杨氏本来气得不行,可李彦这一晕倒,杨氏什么都忘了,一把抱起李彦:“俊青,青儿,你醒醒,妈妈不是要打你的。”
杨氏知道儿子本来就身体不好,哪能受得了这些。哭着喊道:“快,快去找医生。”
杨氏把李彦抱回自己的房间,一边流着眼泪,一边焦急的等着。李彦早就醒了,可他心里对杨氏来气,也就不睁开眼睛,直到郎中离开,李彦也不睁开眼睛。
杨氏听郎中说李彦只是身体虚弱,没什么大碍,好好休息就行。郎中开了一副药离开,杨氏坐在床边:“青儿,我知道你醒了,也知道你怨恨我,可是你知道吗?你今天的行为虽然孝心可嘉,但你知道你的行为是错误的吗?你还小,还不懂得,钱不是衡量一切的标准。饿死事小,失节事大。男人立世之本就是诚信,人不诚不足以交友忠君。无信不能齐家治国,没有仁义怎能修身?欠债还钱是天经地义。当初伯父是救你父亲于危难,这是情,感恩戴德是做人心安立世之根本。没有身厚的德,是不能有成就的。你读了那么多书,应该知道,上善若水,厚德载物。”
李彦有些动容,他不知道,原来这个母亲还是很有学问的。这些自己也知道,可是从来没有体会过。可能后世都是大白话,不管谁说,都不往心里去。他也知道自己的行为无疑于无赖,要是李泉不这样无情,自己也不会这样。后世常说的一句话,狗咬了你,难道你也要咬狗一口吗?不能因为别人做贼偷你东西,你也去偷别人的东西。
李泉这是怨,是恨,不是仇,更不是敌对国家和民族。这是道德范畴,绝对不是法律范畴查传讷。可他不想承认,毕竟自己是三十几岁的心理,有些拿不下来脸。
哭了一会说了一会,李彦还是没有什么反应,杨氏叹口气站起来说道:“翠儿,你看着少爷。”
杨氏出去了,一直惊恐的看着这一切的李锦儿跑过来,用手摸着李彦的脸,哭着说道:“哥哥,还疼吗?舅舅大伯坏,以后锦儿不理他们了。”
李彦睁开眼睛,看看哭得小花脸的锦儿,把他抱在怀里。心里感叹,自己没能耐,连这个家都保护不了,不就点钱吗?
不行,自己得想办法挣钱。有钱走遍天下,没钱寸步难行。大丈夫可以终生无权,却不能一日无钱。
心里有了目标,心里的气也就消了,等到老子有钱那天,用钱砸死你们。看到李彦没事了,和锦儿说话,小翠出去找夫人。不长时间,小翠跑回来:“少爷,少爷,快去看看夫人,她在替你赎罪。”
李彦吃了一惊:“替我赎罪?在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