俄罗斯垂钓游记-中国钓鱼


住在黑龙江省的绥芬河赣中人才网,它是一座风光秀丽的边境小城贡院9号,因东与俄罗斯的滨海边疆区接壤,是中国东北对外开放的重要窗口和桥梁。2005年我随着边境贸易的经济热潮来到了绥芬河,如今早已在这里安家落户。

在绥芬河,每天都能看到高鼻梁黄头发的俄罗斯人,对俄贸易也拉动着整座城市的经济发展。虽然身处这座繁荣的边贸小城,由于我不做外贸生意,和俄罗斯人没有来往,也未曾想过走出国门到邻国看看。
因为喜欢钓鱼性的厉鬼,通过多年学习和实践,我掌握了不少钓鱼的技巧和方法,也因此结识了很多志趣相投的钓友们。一次偶然的机会,我和钓友老姜、老王在水库边钓鱼,老姜突然说有家旅行社每年都会组织去俄罗斯的垂钓旅游团。他曾经看过宣传片,感觉在那边钓鱼应该是很刺激很过瘾的,而且费用不是很贵。我和老王听后特别兴奋,马上和老姜开始商量,并且很快定下行程。因为我是第一次出国,难免有些担心,听说旅游团有翻译和专业的俄罗斯钓友陪同,在安全、语言、钓场方面都有保障无影无踪造句,我才放下心来。

几日准备之后,我们于2015年6月21日早上出发,经过复杂的入境程序后,终于到了俄国海关。安检时,由于我的包很大,在安检时那个身材威猛的海关严厉地对我说:“包放那边、打开、检查陆薇雯。”于是我把各个拉链打开,他看了一遍说:“收拾好可以过关了。”我把所有的东西塞到包里,提着包走出海关的大门天翼之冠,这才真正踏上了俄罗斯的土地。
 
我们此行的翻译小史和俄罗斯钓友米沙已经开车来到海关门口等着我们了,虽然语言不通,但仍各自用母语打了招呼,然后把所有装备放到车里。小史和米沙一番俄语交谈后,米沙就发动车辆直奔我们的目的地——位于兴凯湖边的小镇卡缅。两个多小时后,我们到了卡缅,这里与中国内地的小镇没什么两样极品唐医。倒是有一样很特别,几乎每家屋檐下都挂着大大小小的咸鱼干,小史说这是当地人喝啤酒必备的一道菜分飞燕原唱。米沙把我们带到了他弟弟经营的度假村,安排我们住在湖边的小木屋里,吃过晚饭,奔波了一天的众人身体都很疲惫,就回屋休息了。

清晨,我被外面叽叽喳喳的鸟叫声吵醒,推开门后清新的空气扑面而来,我看到度假村的老板夫妇早已起床,躺在休闲椅上看着小影碟机,看到我出来便热情地打着招呼。吃过早饭,小史和米沙开着船来接我们去钓场。今天,米沙既是钓友,也是这艘船的船老大。一阵忙碌后,米沙把所有的装备摆放好,然后发动马达带领我们前往此次要去的水域。

船行一个多小时后逐渐慢了下来,我们来到了两条小河的交汇处,翻译小史告诉我们就在这一带钓鱼。下船后,我和老王首先把帐篷支起来,小史生火做饭,米沙整理自己的钓具。我支完帐篷仔细观察了一下周围的环境,也通过翻译与米沙了解在这里垂钓需要注意的各种事项和垂钓方法。各自忙完之后,米沙向我们介绍说:“这里的鱼很多,各种各样的都有。你们看到那边的河流交汇处了吗?用海竿挂13号串钩青椒炒素鸡,再用俄罗斯黑蚯蚓从头反复横穿在钩上;或者用兴凯湖大白虾施钓,准确打到那个落点上,才能钓到大鱼。野生大鱼非常狡猾,平时只在主河道或在柳树墩底下栖息游玩,觅食的时候它才到交汇处,而且找到食物又迅速游回栖息的地方。”

经过米沙的指点又看了他的示范后,我把第一把海竿打到指定钓点,在准备打第二支的时候,第一把竿子忽然铃声大作,竿尖乱点,老姜一个箭步就到了竿子面前,熟练地扬竿刺鱼收线。此时鱼儿在水下左冲右突,几个回合的拉锯战后,一条四斤多重的鲇鱼被“请”上岸来。我说:“这是开门红,好兆头”。于是我们每人一把抛竿毛冉,各自拉开距离刘允若,免得上鱼后相互缠线,此外有特殊情况又能相互照应。这里的鱼种类真是太多了,不少是我们从来没有见过的。米沙生长在兴凯湖边上,而且以捕鱼为生,对这里的鱼了如指掌。我们谁钓上来不认识的鱼,都拿到他那里,他再通过翻译给我们讲解鱼的名字、生活习性、什么时候最好钓、用什么饵等。在国内不多见的牛尾巴子、重唇鱼、胡罗、铜罗、雅罗等以前是只闻其名,这次才识庐山真面目。4个多小时的垂钓下来,我们精疲力尽。钓获鱼种繁多,大小不等,包括10斤以上的鲤鱼、草鱼和黑鱼数尾,其他的不计其数,我们把特殊鱼种拍照留念然后全部放生。

此刻已是下午4点多,我们又累又饿,而且天空下起小雨刑侦大明。米沙说:“不能再钓了,趁着雨还没有下大,赶紧做饭”。于是老王架起柴火堆,支起三脚架,吊上炊锅。先做一道美味的杂鱼汤,然后是酱焖嘎牙子,清蒸大白鱼,还有俄罗斯的奶酪,香肠,大列巴都摆到简易的桌子上。我们5人围坐在一起,观赏着雨中的风景,畅饮着俄罗斯啤酒,谈笑风生。米沙也兴奋不已,打开了话匣子,讲他每年在这里都能钓到二三十斤重的鲤鱼,和鱼搏斗的场景描绘得绘声绘色。同时,我们也相互了解两国的风土人情,互相介绍垂钓经验。谈到酣畅之处,米沙竖起大拇指:“中国人,哈啦哨,哈啦哨(俄语‘好’的意思)。”酒酣耳热之余,米沙摇晃着身躯哼着俄语歌曲钻进自己的船舱里去了。我们两人一顶帐篷,周围拉上细线挂上铃铛,整理好一切也都钻进帐篷小布叮官网,由于疲乏又饮酒的关系,不久便都进入梦乡。

第二天早上,一觉醒来我钻出帐篷就看见米沙已在小船上开始钓鱼,看见我起来微笑着摆摆手用俄语说:“早上好。”今天我想在这里尝试一下路亚钓法, 从我关注路亚到购买路亚装备已经两年多,还没赶上用武之地,今天终于能够试试身手。于是我从帐篷里拿出路亚竿,选一款背部绿色腹部白色的亮片拿到米沙面前,他观察了一番说:“哈啦哨。”,然后用手指着上游,意思是让我往上游走,那里更安静一些。于是我沿着岸边齐腰深的绿草往前走了30多米,回头还能与米沙相望。我准备好后打出了第一竿,亮片落到了柳树边的钓点上,大约三四秒钟开始收线,突然像挂到什么。难道是树根或是草垡子?正在犹豫时感觉到水下之物开始发力月光曲钢琴谱,水滴轮发出悦耳的声音,打破了黎明时宁静的氛围。我快速收线,把鱼拉出水面,水下的鱼也使出逃跑的绝招:咬线、洗腮、深潜,就像程咬金使出三板斧后,之后再也没有招数可使,最终用“仰泳”的姿态乖乖地被擒上岸来。原来是一条五斤多重的兴凯湖大白鱼,市场售价不菲。我高兴地大喊,你们快来看大白鱼。这一喊不要紧,老王、老姜、小史几乎同时从帐篷里钻出来——他们还以为我遇到了什么危险孔雁,只见他们拿着棍棒跑了过来,喘着粗气,看我安然无恙,大家才松了一口气。

接下来我们4人在俄罗斯兴凯湖的河湾里, 展开了一场人鱼大战,两把路亚竿4人轮番上阵,钓得的大白鱼不计其数,大小不等。到了8点左右,鱼口渐渐停了下来,米沙也把早饭做好了。吃饭的时候电竞李伯清,我兴奋地对大家说:“咱们这趟开创了许多自己的纪录。第一,我们几个钓龄都在10年以上,而路亚钓却都是第一次。第二,我们在人多竿少,毫无经验的情况下,拟饵一个都没有损失而鱼获颇多。第三,通过这次垂钓,我们积累了经验,丰富了我们的鱼乐生活。比较可惜的是翻译小史的相机落水,很多珍贵的瞬间没有记录下来,真的是非常遗憾。

经历了两天两夜的“战斗”之后,路亚也玩够了,于是大家开始打抛竿和玩手竿。抛竿打下去就有鱼光顾,多数都是鲇鱼、黑鱼、狗鱼。路亚钓上来的全是白鱼,我也奇怪用亮片在上中下水层也没有路到其他的鱼种。或许是我水平有限、技术欠佳,今后在这方面还应加倍努力。好在用手竿和抛竿钓到的鱼种类非常之多,东北不多见的鱼种几乎全都见到了。同时,我们也享受了游钓的过程,还结下了中俄钓友之间的友谊。这次的垂钓之旅已接近尾声,大家都恋恋不舍,但4天的行程结束必须返回,我们开始整理装备,产生的垃圾只能焚烧,要留一片洁净给自然。米沙和我们一一拥抱,难舍难分,我把一套路亚亮片送给他留做纪念ibm官网,他更是兴奋不已,握着我的手说:“哈啦哨,哈啦哨”。按照当地法律笑清廷,每人只能带两条鲤鱼或鲇鱼回国,兴凯湖白鱼是禁带的,剩下的就由米沙支配吧。

船渐渐地驶出了钓场,我站在船头,再一次依依不舍地环视着美丽的景色。鸟儿鸣叫着,围着船上下翻飞,仿佛是在和我们告别我要打鬼子,陈雁升我也在心中轻轻地说:“再见了,美丽的兴凯湖,我们会再一次投入你的怀抱的。”
2017年丸九M-1杯(中国区)冠军赛在京举行【视频】
小伙子苦战1小时,鱼上来后所有人都惊呆了【视频】泡沫漂激流钓白鲦如何开好一款拉饵芜湖路鳡鱼大连爽爆将扔巴鱼扔上岸
中国钓鱼小店
中国钓鱼公众微信号合作品牌

更多精彩 请关注《中国钓鱼》杂志唯一官方平台
官方微信号:zhongguodiaoyuzazhi
长按二维码识别 专注中国钓鱼人三十年

联系邮箱:zhongguodiaoyu@sina.cn
联系人:中国钓鱼杂志小编
(版权所有方为《中国钓鱼》杂志,未经许可不得转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