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美交通体验—比自由行还凶险的是公共交通-尖尖角儿童发展中心赵怀安
在北卡呆了一段,心想着要到城里晃荡一圈,兴之所至就报了一个从华盛顿出发的团。没坐惯飞机的我想当然的认为火车大巴也是非常方便的,于是欣欣然定了罗利去华盛顿的Amtrak(火车),预计时长是五个半小时结果蓝皮火车硬是整整走了七个小时,最后快到站时,简直就是火车在玩“火箭”,《疯狂动物城》的慢动作。不过居然同行人鲜有抱怨(估计是抱怨也没用侣皓喆,还不如保持修养。)

坐火车明显不是这里主要的出行方式,这里没有座位编码,哪里有位哪里坐,最让人不放心的是金炳昶,一心等着安检的我居然行李和人都畅通无阻地直接上火车。如此草率便捷一下子让我联想到“他们不是有枪吗?” 万一哪个不想活了,突突大家几下该如何是好。和同行人聊天,他们认为拥有枪和使用枪是两码事,“枪”意味着一种平等对峙的权利。看看大家一个个气定神闲,我也坦然接受这个理论。400公里慢悠悠走了七个小时,我只能沿途欣赏森林湖泊,地形地貌,遥想一下国内的高铁顿觉酸爽。

到了华盛顿根本找不到北,所幸有朋友过来接,体验了地铁。这里的地铁也是无需安检,没办法,就是无条件信任你。脑补过N种携带危险物品的交通后果后大胆上车。另外由于华盛顿的地铁有部分都是几十年的老地铁,没有到站指示灯功能,纯粹靠你听靠你数,否则过站也是毫无察觉。

(地铁听歌)
在华盛顿泡了一天博物院之后参团,华盛顿—康宁—尼亚加拉大瀑布—波士顿—纽约,一路想看的都看了,心想着充实高效不过如此。(不过吐槽一下,第二天从纽约上州到波士顿的大巴连开八个小时。中间因为没有可停的景点大野优美,只是在经停处吃了顿自助餐。长时间的高专注驾驶对司机的要求是相当高的,导致最后三个小时,我们这些乘客睡醒之后就开始嘀咕司机的犯困情况,怎么没有相应监管,如日本为了防止司机长时间疲劳驾驶是需要四小时一汇报,所以每次安全也靠运气啊。)到了纽约玩两天之后就没有然后了,因为需要单独坐大巴返回华盛顿,从纽约唐人街出发梁冬哥,(那里的景象宛如穿越到旧时光,繁体字的牌匾,老式的理发馆,亦中亦西的中餐馆以及各种的街头贩卖,最初华人开垦生计拿命博来的一片天并不会特别蓝。我恍然如穿越到了民国。)大巴预定到达华盛顿的时间会是深夜,我的心一直有些打突突:可别把我停放在无人区啊,人生地不熟的我会很抓狂滴。还好,孩子根本不知道害怕,该玩玩该睡睡,心比我还大。

六小时后的十一点半,终于到了华盛顿唐人街,还好,灯火阑珊处还是有人出没。停车处还有三两黑人在问有无需求,我一概否定。我的Uber并不配合,所以我赶紧定位漫画补档,(有的地标不明显,最好移动一些定位)发给朋友。不一会儿,一位和蔼可亲留着圣诞老爷爷胡须的司机过来接我们,这位司机简直是上帝派来的天使啊,善于安慰善于聊天,一方面打消我对华盛顿治安的顾虑武文的老婆 ,一方面具体问一些我的行程收获等等,我这拿不出门的英文居然在这种悟性特高一点就透的司机点拨下一路畅聊,估计再聊下去我的家底都能翻给他庶女难求,12点多,终于到达朋友家,朋友在家门口等我们,异乡情更切啊,拥抱亲人。

(到达华盛顿唐人街,有些脏乱差。)


(波士顿的华人街,每个大点的城市都有唐人街,但都不是想象的“繁华”)
在华盛顿的一天悠闲自在丰富:再逛博物馆王爷虐妃,新逛乔治街,小憩亚马逊书店,品尝越南美食,沿河散步乐在其中。然而变形计林子豪,挑战在后,并未结束。

(言论自由,随处可见举个牌子的求助者或抗议者)
第二天一早,我们来到大名鼎鼎的中央车站乘坐灰狗。灰狗(greyhound),对少年派还有印象吧,里面的hound就是凶狠残忍的角色,心想着这次的速度应该比火车快。

中央车站有老式气派,老电影常见标志啊。

灰狗~看上去很迅猛听上去很犀利坐上去很漫长。
结果一上车无能为力造句,发现黑压压的一群黑人,我们三个黄人面孔很有格格不入之态狐狸之窗。环顾一周,还是有两人白人的。这和火车一样,没有座位编号,没有安检,我们仨各自分散拼位,落座前中后。一站到底是符合我这个懒人习惯的,心想着这应该和火车一样,中间小停但到站再下。不过灰狗居然让我开了眼界:需要中间换乘再次上车。开了三个小时后我们在里士满停了一个半小时,在火车站吃好喝好后,不敢懈怠倾听再次召唤。换乘后又换了一个司机,黑勇高大,简单陈诉一下经停站就出发。我这才意识到华盛顿很可能不是始发站阳巧玥,问了一下旁座傅羽嘉 ,他悲催地展示了他的行程单:从早上四点半的波士顿一直到晚上十一点的南卡州。这哥们真是不怕累啊,坐着大巴穿越美东纵线的节奏。
路上还有小插曲,一位乘客突发癫痫,后座的黑人发现后马上呼吁大家有无应急医生,哪里都是好人多啊,马上有三位女士两位男士过去帮忙。(我家老大就坐在隔着过道的旁边,所以是目睹更真切,她说是这位女孩真玩着手机,突然手机掉到地上,脸也变形,浑身抽搐紫极天帝,引起注意的)后座的乘客们递毛巾传纸巾传矿泉水的都是各尽一份爱心。我清楚地记得其中一位爱心女士一遍遍温柔的呼唤,她不停抚慰患者,问名字,问她是否能看清几根手指(确定意识),帮患者拿药,最后在确认不需要叫救护车患者已经度过发作期,我们大概听了二十分钟左右,确认这位女孩OK后继续前行。我当时脑补的是电影里的救助场面是真实的,真有如此nice的人一遍遍地呼唤你,一遍遍地确认你有无问题,在这里,黑人是救助主场,而这位患者是白人,很遗憾我没有听到她恢复过来后感谢全车人的帮助,当然也可能是因为她的状态比较脆弱。我在纽约对那些黑人homeless tramp有些成见,因为他们自带危险信号,我走路都是躲着走。这次的黑人救助活动,让我感到:不能带有色眼镜哈。
在这种爱心的感召下,看着旁座一直用着我借给他的颈枕,干脆就送给他了许爱周,为他的一路疲惫带去一点点舒适。鞠敬伟
下午四点十分到达罗利,这400公里的路程灰狗走了八个小时。
火车汽车地铁聊完,接下来说一下轮船。我们这次坐两次轮船:波士顿海港游轮和纽约自由女神像哈德逊河游览曼哈顿后藤寿庵。基本很安全,大家出来都是来愉快玩耍的,所以整体气氛很和谐。轮船上的导游很有激情,最后还能载歌载舞,在人家卖力介绍完之后,总会客气地问大家:如果满意,欢迎打赏。让我们觉得已经交了费阿路加,而享受服务要额外收费的国人有些小尬哈。(这里的消费习惯如此,必须要入乡随俗。除了强制性的(餐饮),很多是自愿捐献。)





纽约(身后是航母,军事竞赛必备装备。)
最后重点说一下飞机。因为目的地没有直航,我们需要中途转机,转机是个技术活,时间统筹加位置挪移,发现加航不需要行李再次托运皇家童养媳,非常欣喜地定了加航,结果第一次行走就直接给我们扔半道了。具体原因我问了加航,也没解释清楚,一边已经check in,一边登机没有座位信息,html空格符最后我们只能多伦多夜半游了,一位飞行员也在加航咨询处,他和我们打趣,说是一趟机票两个国家,还可以免费小住一晚,非常不错的选择。我只能说it’s a little shock &big surprise.

此次美国行,各种交通工具尝遍灭天剑神,心里默默感恩,能安全回来也是运气。同时遇到许多美好,无论是邂逅还是友人,总能让你感受到绅士般的优雅与家人般的放松,如同森林般的氧吧,处处有风景也处处蕴藏未知的惊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