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书共读《摆渡人》-永靖县图书馆

亲爱的好书共读栏目书友们闵智贤,很高兴遇见你。hpv治疗方法
如果命运是一条孤独的河流东星耀扬,谁会是你灵魂的摆渡人?
接下来,我们将带领大家共读克莱儿?麦克福尔所著的《摆渡人》
单亲女孩迪伦,15岁的世界一片狼藉:与母亲总是无话可说,在学校里经常受到同学的捉弄,最谈得来的好友也因为转学离开了。这一切都让迪伦感到无比痛苦。
她决定去看望久未谋面的父亲,然而,路上突发交通事故。等她拼命爬出火车残骸之后,却惊恐地发现,自己是唯一的幸存者,而眼前,竟是一片荒原。
此时,迪伦看到不远处的山坡上一个男孩的身影。
男孩将她带离了事故现场。但是,迪伦很快意识到,男孩并不是偶然出现的路人,他似乎是特意在此等候。
命运,从他们相遇的那刻开始,发生了无法预料的转变……

下面开始今天的共读:《摆渡人》的第1至2章。
本次推荐阅读时间为20分钟左右,覆盖原书的第1页到第 17 页。

1
硕大的雨滴时缓时急,杂乱地敲打着车站的白铁皮屋顶,宣告自己的降临。迪伦叹了口气,把脸深深地埋进自己厚实的冬衣里,想尽力暖和一下冻僵的鼻子。她感到脚已经麻木了,于是在四处开裂的水泥地上跺着脚,保持自己的血液循环。她闷闷不乐地盯着光滑的、黑黢黢的铁轨,上面散落着薯片的包装袋、已经生锈的巴氏牌健怡汽水罐,还有破雨伞的残骸。火车已经晚点一刻钟了,而她十分钟前就心急火燎地赶到了。现在,她除了站在这里盯着铁轨发呆,感受自己身上的热气一点点消散之外,无事可做。
雨势越来越大,身旁的陌生人倒是完全沉浸在免费小报上嗜血杀人案的恐怖案情当中,还想徒劳地继续读下去。可屋顶很难遮风挡雨马申科,密集的雨点落在报纸上,炸开,扩散,油墨终于成了一摊污迹。那人小声嘟囔着,把报纸折起来夹在胳膊下面。他四处张望,寻找着新的消遣。迪伦赶紧把自己的目光挪开,她可不想和陌生人寒暄客套一番。
这可真是倒霉的一天啊。天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小蜜蜂网赚,她的闹钟竟然没有响,之后就越来越糟糕了。
“起来!起床!你要迟到了。昨天晚上是不是又碰电脑了?要是你管不住自己董安立,你社交方面的事我可要多操心了,你不希望这样吧!”
哦,天奕车人啊!
要迟到了闲王的盲妃。她在小屋里忙得团团转,想赶紧把校服穿戴整齐。棕色的齐肩长发中有一缕头发又照例卷成了一团位面审判者。迪伦根本顾不上看镜子中的自己,伸手便去够橡皮筋,这东西能把她可怜巴巴的头发藏在不起眼的发髻当中。其他女孩子到底是怎么理出那么精巧、完美的发型的呢?这对她来说仍是一个谜。不管她如何用吹风机吹、用手压,那一头乱发总能在她出门的瞬间故态复萌。
“你行李收拾好了吗?”
迪伦一转身骆丽娜,看到母亲琼正站在厨房门口。她已经换上了自己的工作服,医院一个班要熬上十二个小时。
“还没有,我等放了学再收拾。五点半的火车,时间还很多呢。”迪伦想,老想管我的事,有时就跟控制不住自己似的。
琼有些不满地挑了一下眉头天黑黑钢琴谱,额头上的皱纹更深了。每天晚上她都不辞辛苦地往脸上涂抹各种昂贵的乳液和美容液,可依然于事无补。
“做事一点计划安排都没有。”琼又开始唠叨,“这些事你应该昨天晚上就做好,而不是在MSN上胡闹……”
“好了,”迪伦怒气冲冲地吼了一句,“不劳你操心了。”
琼看起来似乎还有很多话要说,但最后她只是摇了摇头,转身离开了。迪伦听着她的脚步声在客厅回响,要猜中她妈妈为什么心情那么糟其实也不难,她本就对迪伦在周末去见她父亲十分不满。那个琼曾经海誓山盟爱过的男人,那个曾发誓跟她相爱相守至死不渝的男人,现在已经甩下她们母女去过新生活了。
十五分钟后,当她走到学校时,身上那件廉价冬衣终于在和雨水的对抗中败下阵来,她感到水正渗进衬衫里。突然间一个可怕的念头让她在倾盆大雨中停下了脚步。白衬衫,大雨,衬衫湿了。她记得自己刚才翻过内衣橱想找出一件干净的文胸,结果只找到了一件—还是深蓝色的。
三层楼整齐划一的若干小隔间,年久失修的程度各不相同。迪伦确信,这所学校专门磨平人的热情、创造力,更重要的是,消磨人的意志。签到是在顶楼帕森小姐的教室—又一处“满目倦容”的立方体。帕森小姐尽力想用标语和展示墙给屋里增添一点生气,可奇怪的是齐一心,她的一番心血却让屋子看起来更加压抑了。特别是现在,屋子里坐了三十个人形机器人,个个都在说着毫无价值的废话,就好像正在演一出能改变生活的大戏。
迪伦呆头呆脑地走进教室,立刻就有锥子般的目光朝她射过来。她刚一坐下,老师那高八度的号叫就压倒了教室里的喧嚣,又是能刺穿玻璃的声音。
“迪伦,外套。”
学生必须要对老师彬彬有礼,老师却可以不用对学生以礼相待,真是咄咄怪事吉增·佩玛。迪伦心想。
“我得再穿会儿,外面太冷了。”其实这里也一样冷,她心里这么想,但却没有开口。
“我不管,脱掉外套。”
迪伦想要反抗,但知道反抗是徒劳的。而且,再多抱怨几句反而会招来更多人的注意,而平常她一直都在避免成为别人关注的焦点。迪伦叹了口气。她和外套的廉价拉链斗争了一会儿,终于将衣服脱了下来。周围人投过来的目光证实了她的担心,湿透的衬衫完全变得透明庆春归,里面的文胸像灯塔一样明显。她只有弓着腰趴在座位上,不知道自己能隐形多久不被发现。
答案四十五秒钟之后就揭晓了。自然是女生们先看到了,座位左侧传来了一声窃笑。
2
当迪伦回到自己家那条街上时格外小心,好在她谁也没撞见。她脚步沉重地爬楼梯到二楼,掏出了钥匙。钥匙刺耳的响声在楼梯间回荡,她一下子慌得连大气都不敢喘了。此时她最不希望遇见的就是贝莉夫人。她会从过道把鼻子探出来,然后刨根问底想知道迪伦此时回来意欲何为,如果再糟糕一点,她还会请迪伦进去聊聊,陷进去就出不来了。迪伦仔细听了听,没有老态龙钟慢腾腾的脚步声,于是赶紧打开了双道锁(琼老是很害怕有小偷进来),偷偷溜进屋里。
要是抓紧时间的话,她能赶上较早的那趟车,给她爸爸一个惊喜。她怀着这个想法快步下楼,沿着街道疾行。去车站的路上会经过一个小食店,也许她能飞奔进去,先吃一个汉堡垫垫肚子,然后撑到晚餐。迪伦加快了脚步,一想到食物就忍不住口水直流。然而就在经过公园高高的金属大门时,她突然停了下来。她的目光穿过栅栏,盯在那些恣肆疯长的绿色植物上,其实她也不清楚自己到底在看什么。
迪伦环顾四周。尽管在车站里好几个地方都有各色人等在走动,但站台上却没有几个人,她没办法悄悄溜掉,消失在茫茫人海之中。
一走进车厢,迪伦的眼睛就向左右扫了一眼,经过一番仔细观察,她筛选出来好几个空座位青刺尖。在过道的另一头,隔了几个座位,一对喝得醉醺醺的少年身穿蓝色流浪者队上衣,坐在一个双人空座对面。他们有些外行地把疑似为布克法斯特酒的瓶子藏在一个纸袋子里,大声唱着荒腔走板的曲子。
她紧闭双眼,畅想着即将来临的周末。她想象自己走下火车,搜寻对她来说几乎完全陌生的父亲。她一会儿提心吊胆,一会儿又热血沸腾,胃部也跟着微微抽搐赢壮简介。齐楚嫣几个月来她对琼晓之以理希娜姆,动之以情,好话说尽,终于从她那儿要来了詹姆斯·米勒,也就是她父亲的电话。她先拨号、挂断,再拨号、又挂断,迪伦想起自己当时手抖得有多厉害。要是他不想和自己说话怎么办首领小夫人?要是现在他已经有了自己的家庭怎么办?最糟糕的是,要是他到最后让人非常失望怎么办?要是他是个酒鬼或是个罪犯呢?母亲没有给出更多关于他的细节,她们从不曾讨论过他北岩山人。母亲要他离开,他就离开了,而且就像她要求的那样,从此再也没有打扰过她们母女。迪伦当时才只有五岁,十年过去了,父亲的相貌在她的记忆里已经很模糊了。
迪伦费劲地把手探进口袋,取出了手机,开始写短信:
爸,我在车上。没有晚点太久。等不及了想见你。迪伦。
在她按下发送键时,窗外一片漆黑。好长的一条隧道,她想。手机是琼用加班费给她买的昂贵圣诞礼物金贝辛格。现在手机屏幕上一直滚动着“发送中”的字样。这行文字滚动了三次之后突变活尸,手机发出了嘟嘟两声提示:发送失败。
“浑蛋!”迪伦不禁低声骂了一句。她有些荒唐地努力把手机举到头顶,尽管自己也知道这样做无济于事。他们现在还在隧道中,手机信号不可能穿透那么厚的岩石。她的手臂高举在空中,像一个微型的自由女神像。当那件事发生时,她还保持着这个姿势。灯光熄灭了,声音炸裂了,世界终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