历史上政见不同的朋友:李白、杜甫-船山号
唐玄宗天宝三年血溅加拉曼,即公元744年夏天商超快车道,四十四岁的李白在洛阳偶遇了三十三岁的杜甫。这是中国文学史上的一件大事,千年后的诗人闻一多先生激动地称这次邂逅为“太阳与月亮的相逢”。

这次相逢两人惺惺相惜,但好像没写什么诗。杜甫早期有首《饮中八仙歌》,写李白道:李白一斗诗百篇,长安市上酒家眠,天子呼来不上船,自称臣是酒中仙。——但不知写于这之前还是之后。总之,两人的友谊就此开始了。
?当年秋天,两人又相约来到梁宋,登吹台、琴台,过黄河沙漠圣贤,游王屋董旭彬。旅途中,高适又参与了进来冥域天空套。hottie高适虽是唐朝诗人中官运较为亨通的一个,但当时也是白衣一个。三人一起走马打猎,畅饮吟诗,踏歌而行,快活无比,度过了一段难忘的日子。晚年,杜甫写诗《遣怀》回忆道:
昔我游宋中,惟梁孝王都林汉洋。……
忆与高李辈,论交入酒垆。两公壮藻思,得我色敷腴。
气酣登吹台,怀古视平芜。芒砀云一去,雁鹜空相呼。在《与李十二白同寻范十隐居》中又深情写道:“余亦东蒙客,怜君如弟兄。醉眠秋共被,携手日同行。” 可见两人是形影不离,俨然好基友。
此次相聚后的一年多,即公元746年,两人才又在兖州碰上鼋头渚怎么读。又携手遍游当地风景后,杜甫告别而去。李白感觉到了一些异样,写了一首送别诗,流露出感伤:
《鲁郡东石门送杜二甫》
醉别复几日,登临遍池台。何时石门路,重有金樽开十三太保横练。
秋波落泗水宿敌冤家,海色明徂徕。飞蓬各自远,且尽手中杯。
想不到,这竟是两人最后一次相见。多年后再听到李白的消息,竟是上了永王李璘的贼船,参与谋反。杜甫五心焦焚范小萱,四处打听消息。谋反可是重罪,也是杜甫内心所完全反对的。杜甫是“每饭必思君”,“窃比稷与契”,心怀“致君尧舜上,再使风俗淳”的理想,连“潇洒送日月”的江海志都觉得可耻,因为“生逢尧舜君,不忍便永诀”,“葵藿倾太阳,物性固莫夺”。
“三夜频梦君”,日夜思念之下,杜甫连写了《赠李白》《春日忆李白》《冬日有怀李白》《天末怀李白》《梦李白》,足有14首之多。但传来的都不是好消息:“世人皆欲杀”。
好在李白只是个没用的文人,朝廷一番调查,也知道其苦衷,“空名适自误,迫胁上楼船”,就把他流放了夜郎。没多久,又取消了流放,李白就“朝辞白帝彩云间”,顺流而下,一日之内回到了江陵。
而此时的杜甫,在没做几天谏官,因房绾之事而被贬回家了昭文君,从此将妇携雏,杜维屏开始了由西北而西南而湖南的逃难之旅童年禁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