再谈学习书法的几个误区-若遗书道王佩东
再谈学习书法的几个误区

现在,随着国家对于传统文化的重视,各种不同目的,针对孩子成人的书法班也是林立于世,泥沙俱下。而对于学习书法的“吃瓜大众”而言,各种花式的宣传也是乱花迷眼,云山雾罩。怎样在这重重迷雾中找到自己需要的学习路径和方法张琳艺,笔者根据多年的学书经验,再谈谈学习书法常见的几个误区。
误区之一:将书法单列为艺术新宋风流,与写字对立。
这是一种极为错误的观点!书法是一个艺术门类,但书法也是一种以实用的书写技能为基础而上升至艺术层面的一种艺术形式。房艺谈撇开写字而直接谈艺术,等于是在描述一个虚无缥缈毫无根据的海市蜃楼。

以这种观点为主导而施行的例子也很多。比如一个正在小学阶段的孩子,书法入门学的是篆书隶书,甚至草书。篆书隶书在文字演变的历史进程中,于两千年前的魏晋时代就已经逐渐退出了文字书写实用的历史舞台了,让一个刚学习写字的孩子学习这个不实用的书体,不仅难以学到优点,更为严重的是,让孩子在日常的书写中也形成了歪歪扭扭地画的习惯,不仅没有起到艺术的美的教育效果,反而从小养成了不良的书写坏习惯!
一部中国书法演进史,也是文字实用书写的一部进化史。在实用需求的基础上,汉字逐渐赋予了中国传统的儒家审美价值,从而形成了一种独特的艺术形式——书法。如果抛开实用的书写而仅谈艺术hongji,试问曾子墨丑闻,书法能脱离中国文字吗?显然不能!没有实用书写技能基础的书法艺术也只能是空中楼梯王爷惧内,水中之月。
因此,从这个角度来说,学习书法一定要牢牢把住“实用书写”的基调。对于学龄的孩子来说,刚入学的孩子学学硬笔布茨克斯,在硬笔字形端正工整之后,再学习毛笔字。当然,也要从楷书学起。
对于已经不在学龄阶段的成人来说,学习书法也应从法度最为规正的唐楷学起,在楷书基础打得较为扎实之后,学习最为实用的行书。在这个基础上,进而涉猎篆书、隶书、草书。
任何学习,都应该从规矩开始。
误区之二:从小楷入门学习书法。
这也是一个误区,且陷在这个误区之中的人还不在少数。
说明这个问题之前,我们先了解一下小楷和大楷的区别。

小楷,指的是字径在两厘米以下的楷书,像古人的奏折、抄经、抄书大多是小楷,因此小楷是一种极为实用的书体。传世的小楷名作有三国钟繇的《宣示表》、《贺捷表》;王羲之《黄庭经》、《孝女曹娥碑》;王献之《洛神赋》;唐代钟绍京《灵飞经》;元代赵孟頫《道德经》,以及明代王宠、祝枝山、文征明、清代的傅山、刘墉都有小楷名作传世。古人说,作小字犹如大字,这是说,小字写出来要有大字的那种大气象,结体宽绰,灵活多变。因此在写小楷时,是要掺入行书的笔法和笔意的。因此小楷作为初学的范本往往会养成运笔粗糙、结体不严谨的习气,字略一放大,所有毛病和缺点就一览无遗。且初学养成的习气是很难改掉的。
按古人的说法,字径在五六厘米左右的就是大楷了,像颜真卿的很多楷书碑如《颜勤礼碑》、《颜家庙碑》等就属于大楷,偏于大楷和小楷之间的叫中楷,像欧阳询《九成宫》、褚遂良《雁塔圣教序》、虞世南《孔子庙堂碑》等都属于中楷。
现代意义上的大楷,基本上是字径在9厘米左右的字,练字用的毛边纸大多就是这么大的格子。古人认为,“学书须先楷法,作字必先大字。大字以颜为法,中楷以欧为法,中楷既熟英灵君王,然后敛为小楷,以锺王为法”。
为什么这样说,因为以大一点的楷书为初学的范本,在联系运笔笔法的过程中,等于就是把运笔中细微的提按使转调的动作放大一些,便于动作做到位。在练习的过程中稍有不到位的地方mztkn,大字也容易发现并改正。
学习的过程其实就是习惯的养成过程,书法笔法的练习也是一种习惯的养成,通过大字把运笔的习惯养成后,再过渡到小字上,小字就会运笔到位,空灵饱满,有大字之姿。
误区三:隶书直接衍生出楷、行、草三种书体,因此隶书是通向这三种书体的捷径。
从书体的演变史来看,隶书确实是一种关键的书体,在文字进化的过程中,隶书扮演来一个承前启后的角色,直接衍生出楷、行、草三种书体。

这里需要进一步说明的是,当时由隶书衍生出来的楷行草这三种书体,与我们现在所常见到的楷行草书体是有很明显的区别的。
与文学体裁分为古文和现代文一样,严格地说,现在我们能看到可以辨认的各种书体中,也分古体和今体两个大类。所谓古体,就是在文字演变的历史进程中,它已经完成了它的历史使命只爱妖孽父皇,退出了实用的舞台。划分到古体的书体有:篆书、隶书,以及由隶书变化而来的草书——章草、隶楷——带有浓厚隶书意味的楷书——如二爨等、隶行(权且这样叫)——带有浓厚隶书意味的行书——如《平复帖》等。
刚由隶书进化而来的楷书、行书、草书都是有着浓厚隶书笔意的,都早已随着文字的进化演变进而进化成我们现在所能看到“楷化”的楷书、行书、草书。因此中华民国颂,从它们自身的特点以及书体演变的进程来看,今体中的楷书、行书、草书的根源在法度完备的楷书。学习今体中的行书和草书,楷书的好坏决定了未来走向的长远。
虽然从源头来讲,今体的楷书的根源也在隶书,隶书的根源也在篆书,但我还是不提倡入门从篆书和隶书开始,理由很简单,就是篆书和隶书是书法书体演变过程中的过渡书体,法度尚不完备。有了法度完备的楷书了,我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绕道而行呢?
误区四:害怕“熟”而生“俗”,刻意为生。
这个问题是现在学书法很多人都会提到的问题。从书法的角度来讲岑黎阑,对一个帖烂熟于心的时候,也恰恰是习气和毛病开始显露的时候。因此从古自今,成名之大家无不忌讳“熟”字陌上繁花绽。因为对一个内容掌握的太过熟练了美女罐头,容易产生“套路”,容易刻板,容易僵化。
为什么会这样,这是因为人的心理因素造成的。

在还没有熟悉熟练的时候,往往临习的过程中生怕有所闪失,因而会时时与原帖范本作对比,进而一步一步发现不足,然后改正,这个时候的心是虔诚的,谦卑的,作品在由生向熟的过程中,一直处于一种努力向前,积极向上的进步状态,且每日有每日之进境灵毒二代,因而作品虽不完备,但是一种积极进取的蓬勃之势。
待到对帖的内容掌握的比较熟练的时候,睁眼闭眼写的都与原贴接近的时候,这时人往往会产生一种自负的惰性,不再有生疏时的那种谦卑和敬畏,也再很少用自己写的字与原帖范本作对比,因而这个时候自己本身的习性就会越来越多,离原帖的距离也就慢慢远了。虽然手熟了曾子馀,但自身的毛病和缺点并在一起,就成了俗。
这和修行的道理是一样的。很多名家在成名之后的作品反而不如自己成名之前,就是这个原因。
这里面所说的生,并不是生疏的生,而是谦卑、低头、不足之生。与“熟能生巧”并不矛盾陈信维。
现代很多人理解的生,恰恰是生疏的生,因为怕“熟”而不下苦工临帖,却不知道古人所说的生是熟后生,这是一种谦卑的学习态度,更是一种人生境界。
怕熟而生,为生而生,这是现代通行的一种真俗!

长按二维码关注本平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