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孩子坏孩子,都是父母教出来的-秋天的疯

作者:邱裤
1
我特别喜欢《少年张冲六章》里面的张冲。他活的特别野,他敢对抗父母匪风悍气,就算是挨打挨骂,他一直都做自己。我和张冲完全相反。农村的孩子早当家。我从小就知道家里穷,吃饭吃菜我会吃少一点,留给弟弟和妹妹吃。上学放学照顾弟弟妹妹。家务全包。
上高中了以后,即使家里条件宽裕一点了,用钱还是很省。我从来没给自己买牛奶喝,买很贵的东西吃,或者很贵的衣服。现在我工作了,却还像个长不大的孩子。
其实爸爸妈妈从没停过叫我自己买好吃的,买好穿的,可是穷这个字好像烙在了我心里。我已然变成一个有点自私,有点抠门,对钱较真的人了。
看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对父母要“孝”,但不要“顺”。幡然醒悟风隐之怀念,我好像一直都太顺从了,以至于我连叛逆期都没有,我就长大了。一个有弟弟妹妹的穷人家的大孩子,我没有资格去叛逆。
如果能重来一次,我想我不要那么乖了。太乖的孩子真的很辛苦。
2
张冲说:不只我一个人讨厌父母,学习不好的学生都讨厌。有的学习好的也讨厌。讨厌他们从早到晚只说一句话:好好念书啊!不好好念就考不上大学异界圣主啊!父母把自己搞得很辛苦,好像故意做给孩子看,自虐一样,很变态,然后说:都是为了你啊!黄光宜你想帮父母干点活,父母就像被蜂蜇了一样:不不不,你给咱念书去,只要你好好念书给咱考上大学我们累死也值!父母就这么压孩子,让孩子整天觉得自己像个罪人一样。念不好书就更是罪人了。有的学生受不了这种折磨,就用烟头?胳膊上摁,烧旺的烟头在皮肉上滋滋响,好像在听响一样,等到烟头熄灭后,hjh皮肉上就会起泡,留下的疤痕是凸起来的。也有咬着牙一下在胳膊上摁灭的,皮肉上也会起泡孙季卿,留下的疤痕是凹进去的。烟头烫起的泡里边是清水没血甜果乐园,挤也挤不出的,可奇怪了。

张冲说:父母嘴上说打你们骂你们是爱你们,其实心里爱的是大学。爱的是考上大学的学生。学习不好考不上大学的学生好像不是人一样,自己的父母也瞧不上,很鄙视。我爸半个眼都瞧不上我,咋看我都不顺眼,恨不得让我妈把我重新生一次,生成个爱学习能考上大学的人骊歌吉他谱。
张冲说:老师比父母更势利。也偏爱学习好的学生。学习好的学生能考上高分么,能提高升学率么,能让老师光彩么,能多发奖金么网游审判。看我们这些问题学生不用正眼马澜菲,用正眼也是装的,说话连讽刺带挖苦,有时还侮辱。老师教学生要有爱心,爱心在哪?都给学习好的学生了。
张冲说:能听话的学生会装的学生老师也爱。就是上课时眼睛一动不动盯着老师的学生,回答问题踊跃举手的学生,下课以后做游戏聊天时心思也好像在学习上,其实考试也不咋样。
3
我就是那种所谓的好学生。人前父母钱老师都会夸赞将来一定会有出息的好学生。但我心里清楚我自己到底有几斤几两,我怎么可能有出息呢。农村的孩子凭什么有出息?每天回家放牛做饭洗衣服就能有出息吗?就靠12年义务教育和学校的教材能有出息吗?18岁以前没出过省的能有出息吗西街棺材铺?都特么扯淡。工作了以后才知道赚钱真他妈艰辛啊。
我现在连自己能做什么都不知道,我真是没出息呵。
雁过留声,人过留名。父母自己没过好这一生,所以把自己的遗愿过继的儿女身上。有一篇文章写的是宋恩伊,三流的父母,养不出一流的孩子。父母的格局就是孩子的格局。张冲的父亲张红旗一直想要张冲读好书,不读书宁城打弹子,以后就一辈子做农民。可是张冲不愿意读书,张冲的兴趣点不在读书。于是矛盾重重。张红旗认为:儿女不争气,不如没活过。甚至比没活过还糟。所以他不顾一切地逼着张冲读书。

张冲说:老师冲着考试教课退散吧杯具,学生冲着考试学课,一点意思也没有。年级越高越没意思。老师学生心里急着考试,就没意思了么,没兴趣了么。
张冲说:还是上网有意思。网上是自由世界,想啥有啥,要啥有啥,比上课上自习有意思多了。还能骂人,把讨厌的老师当成坏蛋,在游戏里打倒他,消灭他,打游戏就更有意思了,来劲么。
张冲说:我上网不多。我喜欢到外边野,叼根烟扎势。
张冲说:学生在老师眼里只是学生,不是人,是学习的机器宇文念。我明明是人不是机器么,咋办?装人么。抽烟么。打架么。谈女朋友么,把女朋友叫老婆,把男朋友叫老公么。给女朋友写情诗么:梅花有两朵,好比你和我……
张冲说:我还没女朋友哑夫养成记。也许哪天就有了。如果上高中,第一件事情就是找个女朋友。我不写诗,我有我的办法。
又说:也许我不会上高中。我考不上。
张冲说:我是学习不好的,也不装样子学习,老师说东我偏往西走……
我真喜欢张冲,我也羡慕张冲。如果能重来,我愿做个坏孩子。
作者:邱裤,文章参考《少年张冲六章》
秋天的疯扫码关注我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