名医刘志龙:少阴病八法探析-华医世界
点击上方“华医世界”关注
免费观看最新中医临床教学视频
华医世界


听说,医生的善良都是与生俱来的,
不论何时何地,有病人在的地方,就有他们的身影。
刘志龙院长默默资助汶川地震中失去亲人的女孩上学,至今已经十年了。
刘院长的正义与善良,是我们中医人榜样。
成为一位名医,你要善良,还要好学。
本文为刘志龙院长对“少阴病治疗八法”的总结,
用3分钟的时间读完,你会收获其中的精华。
少阴病用温法已属约定俗成之见,但中医常用的治法有八法之说,
本文通过对《伤寒论·少阴病篇》相关内容从中医八法进行探讨,

归纳总结得出少阴病篇的 19 方中:
麻黄细辛附子汤、麻黄附子甘草汤属汗法;
大承气汤属下法;
白通汤、白通加猪胆汁汤、通脉四逆汤、四逆散属和法;
桃花汤、吴茱萸汤、四逆汤属温法;
黄连阿胶汤、甘草汤、桔梗汤属清法;
附子汤、苦酒汤、半夏散及汤、真武汤属消法;
猪肤汤、猪苓汤属补法;
而少阴篇中未见吐法之方剂,但有相关的条文论述,
我们补充少阴篇汗法所用之方,使之少阴病八法完备;
冀此希望能提高大家扩展临证用方的思路和运用。

少阴病
少阴病提纲为:“少阴之为病,脉微细,但欲寐”。
故而传统中医认为少阴属心肾两脏,心主血,属火,肾藏精,主水。
病则心肾两虚,阳气衰微,无力鼓动血行则脉微,阴虚则脉细,心肾阳虚,阴寒内盛,神失所养,则但欲寐。
若临床见脉微细,但欲寐,则表明少阴之阳已虚,就应给予温阳之治,才能避免阳气衰亡之危。
因此少阴病用温法也是属于大家约定俗成的看法。
但中医常用的治法有八法之说,少阴病篇难道真的仅仅只有温法一途吗?

八法
01
中医八法
中医治法中具有代表性、概括性的当属清代医家程钟龄《医学心悟》之“八法”。
所谓“论病之源,以内伤、外感四字括之。
论病之情,则以寒、热、虚、实、表、里、阴、阳八字统之。
而论治病之方,则又以汗、和、下、消、吐、清、温、补八法尽之”。
02
少阴病八法
中医八法归纳概括了历代医家关于治法的论述。
刘志龙院长从八法来探讨《伤寒论》少阴病篇的用方,《伤寒论》少阴病篇共有 19 方,分别为:
麻黄附子细辛汤、麻黄附子甘草汤
黄连阿胶汤、附子汤、桃花汤
吴茱萸汤、猪肤汤、甘草汤
桔梗汤、苦酒汤、半夏散及汤
白通汤、白通加猪胆汁汤
真武汤、通脉四逆汤、四逆散
猪苓汤、大承气汤、四逆汤。
从这 19 方中发现,其实少阴病中中医八法已基本具备,
本文对少阴病篇的 19 方进行八法探析,冀此能提高大家临证用方思路的扩展运用。

2.1汗法
汗法是通过开泄腠理、调畅营卫、宣发肺气等作用,使在表的外感六淫之邪随汗而解的一类治法。
少阴病虽有不可汗之说,但不可汗实指少阴里证禁用发汗之法,
如第 285、286 条,而发汗是治疗表证的大法,
故少阴病兼表证时用汗法则乃理所当然之事,
因此不仅仅只有太阳病篇可用汗法,其实六经病篇皆可用汗法,
而少阴病篇汗法中麻黄细辛附子汤与麻黄附子甘草汤是典型代表:
《伤寒论》第 301 条:“少阴病,始得之,反发热脉沉者,麻黄细辛附子汤主之”。
《伤寒论》第 302 条:“少阴病,得之二三日,麻黄附子甘草汤微发汗。以二三日无证,故微发汗也”。
麻黄附子细辛汤是攻表发汗、温经扶阳之剂。
仲景用于治疗发热而又脉沉的感寒证,以附子扶阳,细辛通阳,麻黄解表。
少阴病为阳气虚寒证,本不应当发热,若初起而反发热,是兼有表证,故用麻黄细辛附子汤温阳解表。
而第 302 条仲景则明确说明其治法是“微发汗”,
说明少阴病是可用汗法的,只不过不能“发大汗”,需“微发汗”,
故而麻黄细辛附子汤与麻黄附子甘草汤是少阴病篇中的汗法之方。

2.2吐法
吐法是通过涌吐的方法,使停留在咽喉、胸膈、胃脘的痰涎、宿食或毒物从口中吐出的一类治法。
少阴病篇未见吐法之方剂,但有相关条文的论述,
如《伤寒论》第 324 条:“少阴病,饮食入口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者,
此胸中实,不可下也,当吐之。若膈上有寒饮,干呕者,不可吐也,当温之,宜四逆汤”。
原文中明确说明治法为“当吐之”。
“少阴病,饮食入口则吐,心中温温欲吐,复不能吐”
这是少阴阴寒上逆的证候,但不是绝对的,此条条文就是对此进行具体的辨证。
一则“始得之,手足寒,脉弦迟者,此胸中实,不可下也,当吐之”,
如果刚开始发病的时候,就见到手足寒冷,可脉象弦迟,那可能是邪阻胸中的实证,
胸中阳气被实邪所阻,不得布于四肢何裕民博客,故手脚寒凉,邪结阳郁,
故脉象弦迟,实邪在上,不可攻下,治当因势利导,
“其高者,因而越之”,
因此《伤寒论》曰“当吐之”,可用瓜蒂散。
一则“若膈上有寒饮,干呕者,不可吐也,当温之,宜四逆汤”,
此时虽然寒饮在膈上,但其实根源在于脾肾阳虚,
不能化气布津而津液停聚所致,这个时候用吐法就不适合了,
而是应该用当归四逆汤温运脾肾之阳以化寒饮,
阳气复则饮自化,而诸病自愈。

2.3下法
下法是通过泻下、荡涤、攻逐等作用,
使停留于胃肠的宿食、燥屎、冷积、瘀血、结痰、停水等从下窍而出,
以祛邪除病的一类治法眭依凡。
下法其实是少阴篇的常用方法,教科书素有“少阴三急下证”之说法。
《伤寒论》第 320 条:“少阴病,得之二三日,口燥咽干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
《伤寒论》第 321 条:“少阴病,自利清水,色纯青,心下必痛,口干燥者,可下之,宜大承气汤”。(可下之,《玉函经》作“急下之”)
《伤寒论》第 322 条:“少阴病,六七日,腹胀,不大便者,急下之,宜大承气汤”。
第 320 条是燥实伤津笄蛭涡虫,真阴将竭,治当急下;
第321 条是热结旁流,火炽津枯,法当急下;
第 322 条是肠府阻滞,土实水竭卢凤梅,治当急下。
笔者运用此方则以痞,满、燥、实、坚为辨证要点。

2.4和法
和法是通过和解或调和的方法,使半表半里之邪,
或脏腑、阴阳、表里失和之证得以解除的一类治法。
在医门八法之中,和法的应用最广,而小柴胡汤又是和法中最精炼的代表方。
药物虽仅 7 味,却是寒热并用、补泻合剂的组方典范,
不仅对外病可收表里双解之功,
而且对内伤杂病也有协调和解之效。
少阴病篇虽然未见使用小柴胡汤的地方,
但亦有和解剂,如宣通上下的白通汤;
破阴回阳林明谦,宣通上下,咸苦反佐,兼以益阴的白通加猪胆汁汤;
通达内外的通脉四逆汤;
调和肝脾的四逆散;皆可称之为和解剂。
《伤寒论》第 314 条:“少阴病,下利,白通汤主之。
葱白四茎,干姜一两,附子一枚,生,去皮,破八片,上三味,以水三升,煮取一升,去滓。分温再服。阎妮
传统认为此方是阴盛戴阳证的证治,
其病机为阴盛于下,格阳于上,
其证候特点为周身恶寒,面部独赤。
但原文未提及面赤以及戴阳,此乃是后人据方中主药测证得出来的证名,
主要是用于区别格阳证,根据第 317 条通脉四逆汤方后加减法有“面色赤者加葱九茎”
因而推知白通汤证中必有面赤,根据第 315 条“下利脉微”,
因知本证也必然是脉微,下利脉微是阴盛于下,面赤是格阳于上,所以称之为戴阳证,
故用白通汤宣通上下,而沟通上下谓之和,此方亦可算是和法之方。
《伤寒论》第 315 条:“少阴病,下利脉微者,与白通汤。
利不止,厥逆无脉,干呕烦者,白通加猪胆汁汤主之。
服汤,脉暴出者,死鄂邑长公主,微续者,生。白通加猪胆汤。”
此方是少阴篇中和法的代表方,
成无己在《注解伤寒论·辨少阴病脉证并治》云“少阴病,下利,脉微,为寒极阴盛,与白通汤复阳散寒。
服汤利不止,厥逆无脉,干呕烦者,寒气太甚,内为格拒,阳气逆乱也,与白通加猪胆汁汤以和之”。
成无己认为“白通加猪胆汁汤以和之”,
故而此方亦是和法之剂,
而章虚谷在《伤寒论本旨·少阴篇》则曰:“下利脉微,与白通汤温脉升阳,而利不止,反厥逆无脉者,
中气已败,阴阳格拒,故脉道不通,又干呕而烦,
加猪胆汁、童便,反佐苦寒引阳药入阴,以交通阴阳之气,
盖胆汁属少阳,童便入少阴,而少阳、少阴皆为枢,运其枢,
使表里阴阳之气旋转从和,而制方之妙如有此”。
章虚谷也说此方具有“交通阴阳之气”之功,可使气机旋转从和,从而具有和解之功。
《伤寒论》第 317 条:“少阴病,下利清谷,里寒外热,手足厥逆,脉微欲绝,
身反不恶寒,其人面色赤,或腹痛,或干呕,或咽痛,或利止脉不出者,通脉四逆汤主之”。
这里“里寒外热”是少阴病阴盛格阳证的病机与证候特点,
指的是内真寒而外假热,少阴阳气大虚,阴寒内盛,
故见下利清谷,手足厥逆,脉微欲绝等里寒证,虚阳被阴寒之邪格拒于外,
故又见身反不恶寒,以及面色赤等外热证,
用通脉四逆汤通达内外,沟通表里是谓和法。
如上述和法之剂得不到大家的认可刘先志,笔者想四逆散作为少阴病篇的和解之剂,应该没有人反对吧?
《伤寒论》第 318 条:
“少阴病,四逆,其人或咳,或悸,或小便不利,或腹中痛,或泄利下重者,四逆散主之。
甘草炙,枳实破,水渍,炙干,柴胡,芍药,上四味,各十分,捣筛。白饮和服方寸匕,日三服。
咳者,加五味子、干姜各五分,并主下利;
悸者,加桂枝五分;小便不利者,加茯苓五分;
腹中痛者,加附子一枚,炮令坼;
泄利下重者,先以水五升,煮薤白三升,煮取三升,去滓,
以散三方寸匕,内汤中,煮取一升半。分温再服”。
凡少阴病,四逆,大都属阳气虚寒,但也有阳气内部不能外达而四逆的,如四逆散主治。
方中枳实宣通胃络,
芍药疏泄经络血脉之滞,
甘草调中,
柴胡启达阳气而外行,阳气通而四肢即温。
本方为调和肝脾之祖方,用治肝脾不调,后世逍遥散就是由此方合当归芍药散化裁而来。

2.5温法
温法是通过温里祛寒的作用,以治疗里寒证的一类治法。
少阴病篇吴茱萸汤、桃花汤、四逆汤就是属于温法的范畴。
《伤寒论》第 306 条:“少阴病,下利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
及第 307 条:“少阴病,二三日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下利不止,便脓血者,桃花汤主之”。
赤石脂其色赤白相间,别名桃花石,加之本方煎煮成汤,其色淡红,鲜艳犹若桃花一般,故称桃花汤。
本方以重涩之赤石脂为主药,入下焦血分而固脱;
干姜之辛温,暖下焦气分而补虚,粳米之甘温,佐以上二药而健脾和胃。
为脾肾阳衰,下焦不能固摄所致下痢证之特效方,有温中固脱、涩肠止利作用。
汪苓友在《伤寒论辨证广注·中寒脉证》云:
“此条乃少阴中寒,即成下利之证。
下利便脓血,协热者多,今言少阴病下利,必脉微细,但欲寐,而复下利也,
下利日久,至便脓血,乃里寒而滑脱也”。
汪氏说此方乃是用于“里寒而滑脱也”,
故而桃花汤是温里祛寒之剂,属于温法范畴。
《伤寒论》第 309 条:“少阴病,吐利,手足逆冷,烦躁欲死者,吴茱萸汤主之”。
成无己在《注解伤寒论·辨少阴病脉证并治》云:“吐利曾雅铃,手足厥冷,则阴寒气甚。烦躁欲死者,阳气内争。与吴茱萸汤,助阳散寒”。
因而此方也是少阴病篇温法方剂之一。
《伤寒论》第 323 条:“少阴病,脉沉者,急温之,宜四逆汤”。
这里仲景明确提出用温法,
《医宗金鉴·订正仲景全书·伤寒论注·辨少阴病脉证并治》云:
“少阴病,但欲寐,脉沉者,若无发热、口燥之证,则寒邪已入其脏,不须迟疑,急温之以四逆汤,消阴助阳可也”。

2.6清法
清法是通过清热、泻火、解毒、凉血等作用勇者决战,以清除里热之邪的一类治法王保长后传。
少阴病篇黄连阿胶汤、甘草汤、桔梗汤都属于清法的范畴。
《伤寒论》第 303 条:“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心中烦,不得卧,黄连阿胶汤主之”。
《医宗金鉴·订正仲景全书·伤寒论注·辨少阴病脉证并治》云:
“少阴病,得之二三日以上,谓或四五日也。
言以二三日,少阴之但欲寐,至四五日,反变为心中烦而不得卧,
且无下利清谷,咳而呕之证,知非寒也,是以不用白通汤,非饮也,
亦不用猪苓汤,乃热也,故主以黄连阿胶汤,使少阴不受燔灼,自可愈也”。
《医宗金鉴》明确提出用黄连阿胶汤乃热也,
因此黄连阿胶汤也是属于清法之剂,用于清热为主。
《伤寒论》第 311 条:“少阴病,二三日,咽痛者,可与甘草汤,不差,与桔梗汤”。
唐容川《伤寒论浅注补正·辨少阴病脉证并治》云:“此咽当红肿论,故宜泻火以开利,以甘草缓之引之,使泻上焦之火,而生中焦之土,则火气退矣。
近有硼砂能化痰清火,为治喉要药,其味颇甘,即甘草汤意也。
服之不差,恐雍塞未去也,故加桔梗开利之,后人用针刀放血,即是此意”。
此方可泻火以开利,因此也是清法之剂。

2.7消法
消法是通过消食导滞、行气活血、化痰利水、驱虫等方法,
使气、血、痰、食、水、虫等渐积形成的有形之邪渐消缓散的一类治法。
少阴病篇中的附子汤、苦酒汤、半夏散及汤、真武汤属于消法的范畴。
《伤寒论》第 304 条:“少阴病,得之一二日,口中和,其背恶寒者,当灸之,附子汤主之”。
及第 305 条“少阴病,身体痛,手足寒,骨节痛,脉沉者,附子汤主之”。
后世医家常用此方驱寒除湿治疗各种痛证,
故而此方也是属于消法之范畴,乃属于祛除水湿内停之剂。
《伤寒论》第 312 条:“少阴病,咽中伤,生疮,不能语言,声不出者,苦酒汤主之”。
此方具有清热涤痰,敛疮消肿之功,乃属于消法的范畴。
尤在泾《伤寒论贯珠集·少阴篇》曰:“少阴热气,随经上冲,咽伤生疮,不能语言,音声不出,
东垣谓少阴邪入于里,上结于心,与火俱化而克金也,
故与半夏之辛,以散结热止咽痛,鸡子白甘寒入肺,清热气通声音,苦酒苦酸,消疮肿散邪毒也”。
《伤寒论》第 313 条:“少阴病,咽中痛,半夏散及汤主之”。
半夏散及汤具有散寒通咽,涤痰开结之功,符合消法的范畴,乃是消法中的化痰之剂,
程知《伤寒经注·少阴篇》云:“少阴病,其人但咽痛,而无烦渴、心烦,不眠诸热证孙燕佳,则为寒邪所客,痰涎雍塞而痛可知。故以半夏之辛温涤痰,桂枝之辛热散寒,甘草之甘平缓痛”。
《伤寒论》第 316 条:“少阴病,二三日不已,至四五日,腹痛,小便不利,四肢沉重疼痛,自下利者,此为有水气。
其人或咳,或小便利,或下利,或呕者,真武汤主之”。
后世虽然把真武汤作为一个温补肾阳的处方,但是仲景原意是因其“有水气”,
用真武汤温肾阳,利水气,且以利水气为主,
张路玉《伤寒缵论》曰:“真武汤方本治少阴病水饮内结,
所以首推术、附兼茯苓、生姜,运脾渗水湿为务,此人所易明也。
至用芍药之微旨,非圣人不能,盖此证虽曰少阴本病,而实缘水饮内结,
所以腹痛自利,四肢疼重,historymv而小便反不利也。
若极虚极寒,则小便必清白无禁矣,安有反不利之理哉青芸空间!
则知其人不但真阳不足,真阴亦已素亏,若不用芍药固护其阴,岂能胜附子之雄烈乎?
即如附子汤、桂枝加附子汤、芍药甘草附子汤,皆芍药与附子并用,
其温经护荣之法,与保阴回阳不殊,后世用药,能获仲景心法者,几人哉”。

2.8补法
补法是通过补益人体气血阴阳,以主治各种虚弱证候的一类治法。
补法的目的,在于通过药物的补益,使人体气血阴阳虚弱或脏腑之间的失调状态得到纠正,复归于平衡。
少阴病篇中的猪肤汤、猪苓汤属于补法的范畴。
《伤寒论》第 310 条:“少阴病,下利,咽痛,胸满,心烦,猪肤汤主之”。
方中猪皮甘凉,含蛋白质、脂肪、角质等,尤以胶汁多,可滋阴益血,滋润皮肤;
白蜜甘凉,滋阴润燥,调脾胃,通三焦,泽肌肤,米粉调和诸药。
故而此方具有滋肾润肺,补脾止利之功,乃属于补法之剂。
《伤寒论今释》亦云:“猪肤汤……润滑而甘,以治阴虚咽痛,其咽当不肿,其病虽虚而不甚寒,非亡阳之少阴也。”
猪肤汤临床使用不方便,临证时可以用养阴清肺汤,麦门冬汤等加减代之。
《伤寒论》第 319 条:“少阴病狂飙旧金山,下利六七日,咳而呕渴,心烦不得眠者,猪苓汤主之”。
猪苓汤证属阴虚而水湿内停,属于补法之剂,此方用猪苓、茯苓、泽泻淡渗利水,阿胶滋润养阴拾人牙慧造句,滑石能清热、渗湿利窍,能荡涤六腑而无克伐之弊。
合起来清热泻火而不伤阳,利水渗湿而不伤阴。

总结
少阴病篇中少阴病治疗八法简洁列表如下。
汗法:麻黄细辛附子汤、麻黄附子甘草汤
吐法:未见吐法之方剂,但是有相关的条文论述。
下法:大承气汤。
和法:白通汤、白通加猪胆汁汤、通脉四逆汤、四逆散。
温法:桃花汤、吴茱萸汤、四逆汤。
清法:黄连阿胶汤、甘草汤、桔梗汤。
消法:附子汤、苦酒汤、半夏散及汤、真武汤。
补法:猪肤汤、猪苓汤。
上述八法,适用于少阴病中的各种证候。
少阴病篇中病情比较复杂,故而用单一温法不足于指导经方临床运用,
正如程钟龄《医学心悟》中说:“一法之中,八法备焉,八法之中,百法备焉”。
因此李科颖,临证处方,必须针对少阴病中的具体病证,灵活运用八法,使之切合病情华娱高手,方能收到满意的疗效。
读完文章的你,请将知识存于心底,喜欢这篇文章的你,我也同样喜欢你。
学习中医,你我一起。
热门文章
【免费送】李赛美教授"讲透经方"教学光盘,华医世界公益活动!
开课通知|"讲透经方"7月武汉站启动报名,6位大师,授课3天
一方治多病,名医刘志龙彻谈"五苓散"